第768章 你个犊子-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68章 你个犊子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5:5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拿着电话沉默了许久,柳姐也没有追问,只是在电话那头静静地等着,柳姐听着孙易渐渐平稳的呼吸,稍稍地松了一口气,知道孙易已经从暴怒中醒过神来,她还真怕孙易冲穿冠一怒不管不顾,那样可就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冷玉现在怎么样?”孙易语带微涩地问道。

柳姐长长地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每天精神都很恍惚,如果不找回孩子,我怕她会撑不下去!”

“她能接听电话吗?”孙易问道。

“我试试!”柳姐道,然后就传来了柳姐走动的声音,有柳姐从旁看护,孙易也稍加放心,柳姐是他所认识的人当中,最稳重也是最踏实的,虽说这种性格在她的生意上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优点就是步步为营,根基打得极其牢固,绝不像一般的公司那样如同沙滩上的城堡一碰就碎,甚至柳姐的公司连孙易出事那阵子官方刻意找茬都没有找出任何毛病来,能在官方的检查当中做到滴水不漏,可见柳姐倒底有多稳多重了。

“喂!”

“是我!”孙易沉声道,听到冷玉带着哭腔拉着长音又没精打彩的声音,孙易心中的怒火升腾着,能让冰山一样的女强人变成现在这样,可见失子之痛对她的打击多么严重。

“冷玉,你不用着急,孩子的下落我已经找到了,他没事,很快我就带他到你身边去!”

“孙易,你可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啊!”听到这个消息,冷玉的精神一震急急忙忙地道,在一个母亲的眼中,显然孩子的性命要比男人更重一些。

“你听好了,孩子肯定会安全地回去,但是你自己给我注意点,别到时候孩子没怎么样你先精神病了,到时候别怪我一辈子不让你见孩子,行了,就这样吧!”

孙易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最后一句话极其强硬,面对冷玉这种女强人,只有更加强硬的作派才能压得住她,孙易不肯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是怕自己的心一软说上几句软话,那样的话可就前功尽弃了。

冷玉看着电话呆了好久,把旁边的柳姐吓得赶紧守在她的身后生怕会出什么事情。

冷玉终于嘶嘶地抽了一口长气,像是蛇在吐信子一样,这一口气吸进去,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起来,柳姐也长长地松了口气,手上的药王丹都快要被汗水浸湿了。

“柳姐,我好饿,家里还有吃的吗?”

“我早就熬了粥,可是你一口都不肯吃!”柳姐说着赶紧去热粥,可是冷玉已经等不急了,直接就吃了凉粥,吃过了粥仍然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孩子丢失这几天她一直都没有合过眼,神经也一直紧崩着,现在被孙易喝骂了一阵子,出奇地松了口气,却再也坚持不住了。

柳姐赶紧上前,喂了她一颗药丹,然后扶着她躺到了床上,还没有碰到枕头的时候,冷玉就已经昏睡了过去。

柳姐摸摸冷玉的脸,轻轻地叹了口气,“唉,女人就是女人,你跟我不一样的,你为什么还要这么逞强呢,最后苦的只是你,希望这是一次你跟孙易的契机!”

柳姐喃喃地自语着,还有些苦涩,如果从柳双双的角度去考虑的话,或许少一个竞争者是一件更好的事情,或许,还有自己!只是想想柳姐就强行掐灭了这个念头。

孙易的脸阴沉得都快要滴出水来了,蓝眉渡过了最初时的惊讶,然后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孙易。

“别这么看我,小心我打你!”孙易咬着牙齿道。

“切!”蓝眉哼了一声,“现在怎么办?”

“等,他们既然已经完全不顾绅士的风度,不要脸面地拿一个婴儿来要挟我,必定有所图谋,只要有条件一切都能谈!”

“包括药王丹?”

“对,包括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孙易握着拳头道。

或许从前他还不理解那些为了孩子而牺牲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想的,可是自从孙小易出世以后,看着那一个小小的肉团一天天的长大,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当模糊不清的爸爸,妈妈从他粉嫩的小嘴里冒出来的时候,那种为人父般的感觉,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那不是一个小小的生命,而是生命的延续,也是世界的延续。

蓝眉故做打了冷颤的模样之后道,“看样子你随时都可以牺牲我,你这人不厚道!”

“这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孙易很认真地道。

蓝眉哼了一声,小声地嘀咕着,“真要是按辈份算的话,他怎么也得叫我一声妈吧!唉,这都叫什么事啊!”

蓝眉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电话,向孙易道:“要不要给安德烈或是艾薇儿打个电话探探消息?”

孙易也自乱了阵脚,被蓝眉这么一说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两个不算卧底的卧底呢,如果平常别的事情,孙易当然不会这么冒失,免得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现在涉及到自己的儿子,他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孙易选择打给安德烈,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伯爵,艾薇儿虽然是全球排名前五的医生,可是血族内部只是一个小白人,连贵族都不算。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还不等孙易先开口,安德烈就道:“孙易,对不起,对于此事我表示极深的歉意!”

“安德烈,你个王八犊子,你参与了吗!”孙易立刻就急眼了。

“没有,但这是血族之耻,最大的耻辱,就算他们对你刀斧加身甚至是使用酷刑,我也不会表示出任何歉意来,可是现在竟然拿婴孩做为手段,血族最后的底限又在哪里,哪里还有任何贵族的绅士风度!”安德烈咆哮了起来。

孙易立刻就相信了他,很难说这种相信是从哪里来的,打过不少次交道,安德烈也没少吃亏,可是从没有任何一次有失绅士风度,敌我双方的攻守生死各安天命。

显然这次对他的打击也非常大,但是孙易没功夫管这些,直接了当地问道,“安德烈,你们倒底想怎么样,给我点有用的消息。”

安德烈沉声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克拉克亲王亲自下的命令,亚伦和弗兰肯出手的!我和莫里斯候爵已经被架空了,什么都无法参与!”

孙易紧紧地咬着牙,弗兰肯那个王八蛋他也想起来了,当初怎么就没有直接干掉他,留他这么一个祸根在呢。

“安德烈,你们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理!”孙易道,如果能从内部攻破的话,或许会更好办一些。

安德烈长叹了一口气道:“孙易,你不懂血族内部的规则,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来龙去脉,却不可能出手,也不敢出手,放心吧,孩子没事的,非常好,你静等消息就是了,克拉克亲王似乎有事要让你办!”

孙易冷笑了一声,上次碰到过一次,自己和蓝眉都万分狼狈差点回不来,当时那个老家伙好像说要让自己做他的侍卫长来着,自己敢当,就看他敢不敢用了!

果然,没等两天的功夫就等来了消息,是弗兰肯,孙易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弗兰肯并不是孤身一人,还带着三名狂血侍,狂血侍像是木头人一样站在他的身后,而他本人则穿着华丽的袍服,硬质的衣领高高地竖起,在巴而图这地方也不怕起了热痱子。

“孙易,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孙易四处打量了一下,巴而图新建成投入使用的号称六星级酒店,只比迪拜那个差了一点点,现在埃米尔向迪拜学习,打算将巴而图发展成为一个旅游圣地,从地理上来说,巴而图甚至比迪拜还要优越呢,要海有海,要沙漠有沙漠,缺的只是契机,毕竟资源这东西并不长久,巴而图有丰富的地下油田,可是适合采油地就那么几块而已。

孙易踩着厚厚的纯手工羊毛地毯走向弗兰肯,远远地伸出了手似乎要与他握手一样。

弗兰肯面带冷笑,不屑地看着孙易,轻轻地扬着下巴傲气得很,像他这种后进贵族,跟华夏那些科处级不高不低的小官十分相似,自卑得要命,在上头受气之后,要从下面找回来,似乎别人一个眼神都是在瞧不起他似的,他觉得凭自己现在的地位还有手握的筹码,孙易已经没有资格跟他握手了。

看着弗兰肯背着手没有答理他,已经走到他鼻子跟前的孙易脸色一变,跟着抬手就是一拳重重地砸到了他的下巴上。

弗兰肯像是一条离水的鱼一样,一个鱼跃向后摔去,还没等落地,孙易的铁腿已经重重地抡了下来,咣地一声砸到了他的胸腹处将他狠狠地砸到了地面上。

弗兰肯刚要张嘴喝令狂血侍出手,这些狂血侍虽然疯狂而又强大,可是一个个呆若木头,不发布明确的命令根本就不会行动,哪怕弗兰肯死在他们的面前都不会动一个手指头,纪律性绝对没得说。

孙易哪里肯给他发布命令的机会,一个翻身骑到了他的肚子上,然后抡起王八拳没头没脑地向他的脸上砸去,拳拳到肉,每一拳都砸得极为认为,第一拳头先封嘴,嘴里的牙齿立刻掉了七七八八,再两拳封了眼睛,砸得他眼冒金星,甚至一颗眼珠都已经迸了同了黑色的晶体液。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