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矮子里头拔高个-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61章 矮子里头拔高个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5:22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亚伦和克拉克面临的都是同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无人可用,好歹人家克拉克还有老佩特这么一个忠心的仆人呢,而且这仆人在普通人中的实力丝毫不逊色于任何财团或是家族。

亚伦最初也有一个迪亚哥,可惜这迪亚哥被孙易干掉了,再经历了一次被比尔刺杀的事件以后,更是不敢相信那些现任的贵族了。

血族的贵族一个个可都傲得很呢,哪怕级别稍低一些的,也很少有人主动靠过来的,倒是有一些暗示的,可是亚伦却不敢相信他们了。

时代变得太快了,似乎这些血族的贵族想法都偏向于莫里斯和安德烈,要知道莫里斯就是血族贵族当中难得的老古板者了,在内部更是被称之为顽石一块,现在又蹦出一个比莫里斯的想法还要古老古板的亚伦大公,要说不腻歪才有鬼了。

至于那些子爵男爵这一类新生代贵族,连莫里斯的想法都不能理解,甚至有的时候还会阴奉阳为一下,更何况是亚伦呢,在他们看来,就算是活够了想找死也不至于这么找。

而这也是克拉克还有亚伦苦恼的地方,在他们看来,新生代的血族和贵族们已经堕落的,只知道享受,全然忘记了血族应该有的荣光,在他们的思想里,血族就该领导着黑暗界重振旗鼓,再度站到世界的巅峰之上。

可问题是新生代不这么看,站个毛世界巅峰啊,弄急了几颗核弹下来,就算是血族再强大也挡不住核爆,更不可能在核爆后的高辐射区生存,再者说了,人都炸没了,站到再高有个屁用。

更主要的是,以人类如今的技术水平,甚至根本用不着动用那些大威力武器,仅仅是常规武器就足以将他们扫平了,只是双方都在顾忌到本国本势力的安稳和平,这早就不再是一个战争为主流的世界了。

亚伦轻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了,若是有女巫在的话,这件事情就好办了!”亚伦敲了敲脑袋,可惜现在女巫几乎完全不认同黑暗界的想法了,甚至他们本身已经脱离了黑暗界。

亚伦试着接触过几次,可惜人家完全不领情,哪怕一名女巫只对巫术懂一些皮毛,在普通人的社会里头也能混个不错的心理治疗师的头衔,谈一次话就要论分钟收钱的那一种,小日子过得舒服着呢,哪怕混得再差一点,也能充当一个蹩脚的催眠师,当个小魔师也能在各地上电视表演,特别是在东方混得更好。

可以说女巫是所有黑暗界物种里头混得最好的,甚至与人类之间的牵扯已经极深了,这年头谁还管你什么女不女巫的,抓住就烧死那都是大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追捧着呢。

这其中要是没有人类主流精英的推动,打死亚伦都不信,可偏偏女巫还就吃了这一套,普通人类硬生生地就自己庞大的人口基数把一个黑暗种族给干掉了,还是兵不血刃,也不能这么说,应该是用一种伸缩软硬自如的棍棒加那么一点小小的初次鲜血就搞定了,女巫的下一代必定是女孩,这是十分肯定的一种血脉延传,但是下一代会不会还拥有女巫的能力可就不太好说了,成功是一半对一半的。

这个时代与从前不一样了,西方的生育能力极为低下,甚至出现负增长,不像早些年头那样那么能生,那些在东方的更加可怜,层次稍高一点的只要一个,打死不要二胎,因为花费太高也太累了,再加上女巫这种血脉延继的脆弱性,在这个世界上,想找一名巫术高深的女巫太难了。

甚至有相当大一部分女巫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以为自己只是拥有一些能力的普通人而已,可以说女巫这种种族已经可以彻底地从黑暗种族当中划去了。

亚伦为此感到可惜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想找帮手都找不到,看样子只能自己再跑一趟了。

亚伦咬了咬牙,决定这次先不要那么嚣张,华夏的武者他并不惧,斯嘉丽的那点小身手更是没看在眼中,可是华夏以演习为名义发射的炮弹可是让他心有余悸,后来打听了一下,那仅仅华夏北方驻守的一个普通炮兵营,要是数量再多一点的话,只怕以亚伦的能力都无法逃生了。

亚伦搬着手指头数着能派得上用场的帮手,传统的黑暗种族到现在散得几乎差不多了,除了血族、狼人这两支还顽强地生存着,其它的几乎离灭绝差不多了,当然,东方的武者和修炼者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情况,只是比黑暗界多少要强上一些。

莫里斯现在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干脆利落地来了一个非暴力不合作。

亚伦虽然霸道,可是还真不敢把莫里斯怎么样,就像皇帝对手握重权的大将只能打拢一样,要找场子也要等自己立稳足的,可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好像一时半会还没办法立足。

亚伦现在都要头疼死了,他需要一个了解东方,并且能够帮助自己的好手,可是一时半会的这种好手又上哪找去呢?

亚伦只能矮子里找高个,最后视线落到了祖血殿外支处的弗兰肯子爵身上,他这个子爵是凭功勋升职,并不被真正的贵族所看中,有些像华夏早年科考时的进士和同进士出身的区别一样。

弗兰肯这个小老头对迪亚哥还是有很大意见的,凭什么他能够成为大公身边的助手,而自己却被遗忘在某个角落里头无人关注。

现在亚伦大公终于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弗兰肯激动得全身都发抖了起来,听说要对付孙易,更是眼睛都变得血一般的亮。

当初孙易第一个挑的祖血殿就是他所领导的那个外围,被孙易卸掉的全身的关节像是烂泥一样的躺在地上等死那一幕他相信自己这一生也忘不掉,甚至会把这份耻辱刻在骨头上直到骨胳也腐朽。

对于弗兰肯的反应,亚伦感到很满意,锉子里头拔的高个看样子也不错嘛。

“现在说说你的看法!”亚伦大公道。

弗兰肯没有像迪亚哥那样急于表现对什么事情不管主意好不好张口就来,他是从底层一步步奋斗上来的新兴贵族,他比别的传承血族付出的更多,也见过更多底层方面的事情。

但是唯血统论的血族当中,无论他多么努力,到了男爵这个最低级的爵位时,他已经走到尽头了,他不服,他必须要利用这次机会一飞冲天,要让那些腐朽的老血族们……

弗兰肯微微一惊,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他所面的亚伦大公就是腐朽中的一员。

弗兰肯轻轻地咳了两声道:“大公阁下,几十年前我曾经去过华夏,近几年我也对华夏多有一些研究,我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噢?说来听听!”亚伦大公淡淡地道。

“道德跟不上经济,为了钱,他们当中很多人什么都肯做,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比如感情,比如仇怨,并非华夏人特有,只是现在他们那里更加严重一些,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别的方式,根本就用不着我们出手,自然有华夏人帮我们解决这些问题,只是用的时间可能会稍长一些,方式也会复杂一些!”

亚伦大公轻轻地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去联系了老佩特,他现在还联系不上克拉克亲王,只能通过这个仆人来联系,心里多少有些小怨言,但是绝不会摆在明面上。

克拉克倒是不着急,这让亚伦长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不用冒着敌人的炮火了,他现在越看弗兰肯那张老脸就越觉得喜欢,自己怎么早没有发现他的才能呢,迪亚哥那个笨蛋死也就算死了,还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看看人家弗兰肯的方式多有创意。

拉贝德在半路上就下了飞机,悄悄地消失在一片人海当中,他算是怕了,这样都能把自己找到,他需要一个更加安全的藏身点,而且打定了主意,以后自己的藏身地如果没有自卫武器和紧急逃生通道的话,自己打死也不会去住的,或许自己可以考虑一下强化自己的问题……

拉贝德那聪明的脑子就没有停止过转动,人在一些情非得已的情况下,往往会钻的牛角尖。

拉贝德想过孙易的那种方式,可是九图邪功修炼的过程他是见过的,他不认为自己能像孙易和奥维尔那样熬得过来。

当他看到一部既将上映的电影,特别是那个全身肌肉,整个人都透着浓浓幽绿颜色的皮肤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孙易没问拉贝德要去哪里,只是塞给了他一个瑞士银行的帐号,这个帐号是拉贝德用一个假身份登记的,回头向里头多转点钱,至于怎么才能安全的取出来,这点拉贝德更加擅长。

一路赶回巴而图,见到了那个被昆仑抓回来之后就寸步不离,枪口从不离她脑袋三寸的小蔓,小蔓这会早就蓬头垢面了,可是精神状态出奇地好,甚至还意图仔细研究一下昆仑,可惜没有了电脑的黑客小妞就像是没牙的雌虎,根本就没有威胁。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