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2章 吃大亏了吧-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32章 吃大亏了吧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3:16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幕看得紫鸿的眼皮直跳,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像孙易这样的败家仔还是第一次见。

“你知不知道你手上的药丹有什么样的效力?”紫鸿一边盯着花花面前的水盆一边咬着牙问道。

“有个屁用!”孙易淡淡地道,然后狠狠地一摆手道,“我的东西,在我家就当零食吃的,你能咋地?”

孙易的话噎得紫鸿的脸都要青了,这可是江湖上绝迹近百年的药王丹啊,就算是放到百年前,也是一丹难求,不知多少人为此打破了脑袋也要求得一颗,虽说辗转他也弄到了一颗,效果比曾经的药王丹差了数倍,可是仍然极其难得的,不仅仅是用于治伤,就算是对于内息的修炼也有极大的帮助,可是这种极品药丹,他竟然拿来喂鸡,只因为那只鸡被自己用太极手法不轻不重的抽了两下子而已。

“有事说事,没事就滚蛋!”孙易恶狠狠地道,他对这个中年老帅哥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闲着没事长那么帅干什么,而且贼溜溜的眼睛还一个劲地往梦岚和罗丹的身上瞄,看斯嘉丽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对劲。

“你就不能有一点对武林前辈的尊重吗?最起码也要对一位老人有些尊重!”紫鸿有些委屈地道。

孙易哧笑了一声,尊重个蛋啊,“看到你色眯眯的眼神我就对你没什么好印象!”

孙易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看人完全就是顺不顺眼的问题,顺眼的话怎么着都行,特别好说话,若是不顺眼的话,任你是什么人,都懒得答理你,正所谓无欲则刚,咱又求不着你什么。

对于孙易这种人,紫鸿也挺无奈的,偏偏又不敢来硬的,早就打听清楚了,这小子吃软不吃硬,遇刚则强,可是自己身为一个武林前辈,已经把身段放到最低了,再低就跪下了,这家伙怎么还是油盐不进呢?

当然,如果从身份上来说,眼前这个年青的,才二十多岁,没到三十的年青小伙子还真不比自己低多少,虽说自己在武当是祖师父级别的人物,可人家是药王传人啊,就凭这个身份,在武林中也绝对属于翘楚级的大人物,偏偏就喜欢窝在这山沟沟里头,果然有高人风范。

高人的脾气都古怪,至少紫鸿是这么认为,把孙易对自己的敌意归于脾气古怪的行列,既然自己不行,那就请个帮手。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看着这个紫鸿赖在家里头不走,孙易真的真的很想揪着他的脖领子将他塞到外头的雪堆里头去,这还没出正月呢,还属于年节就来给自己添堵。

正当孙易准备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时候,大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孙易一扭头不由得微微一愣,然后赶紧迎了上去,“罗老爷子?老太太,你们怎么来了?快快进屋坐!”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孙易当初应罗远堂的请求去川地帮忙的罗浩然老爷子老两口,山里的和尚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会正派人在巴而图心甘情愿地当保镖呢,虽有折损,可是派出来的高手却一个比一个厉害,这回还派出一个更厉害的和尚师叔。

而这老两口对孙易也是有传艺之恩的,罗老爷子指点的劈挂掌还有老太太指点的杨氏太极,对孙易多有帮助,几次帮他渡过险关,现在人家大过年的上门,孙易可不敢怠慢了。

赶紧把这老两口请进了屋子里头,从隆冬的室外一进入温暖如春的室内,老两口明显松了口气,可比川地冬天的湿冷强多了。

紫鸿随后就想跟进去,脚还没等进门呢,一张大嘴就从旁边冷不丁地探了出来向他的脚踝咬了过去。

紫鸿的脚一缩再一点就要点过去,可是看到一点白那张漆黑的狗脸时,又把脚缩了回来,就是抽了那只公鸡几下都快成仇人了,要是把这只宝贝狗打了,这事更难办了,忍一时风平浪静啊。

紫鸿这一落地,立刻几只动物蜂涌而上,吃货夫妻更是晃着膀子向他压了过来,凶悍之极。

紫鸿灵巧地游刃有余,孙易家的院子也够大,让他能够闪开这些动物的扑击,吃货夫妻有点笨,差点把它们住的仓房撞塌了。

紫鸿的身体一窜一提,足尖刚刚落地,院子里头位于仓房墙根底下的一个拳大的洞里头突然窜出一条灰色的影子来,三角形的脑袋探了过来,吭哧一口就咬到了紫鸿的脚踝上,然后身子一滑向后退去,跟着落到了花花那只大公鸡的后背上,花花的翅膀一扑愣,立刻飞出七八米远去。

一击得手之后,一点白低吼了一声,所有的动物齐刷刷地向后退去,然后紧盯着紫鸿。

紫鸿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脚踝处,脚踝处已经迅速地肿胀了起来,变成了紫青色,紫鸿赶紧拿出一颗药丸吃了,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紫青色的肿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漫延着。

隔着窗子看到这一幕的孙易忍不住微微一愣,这玩意是蛇啊,而且还是毒蛇,北方不像毒瘴丛生,大山连绵的南方有毒的蛇虫遍地,在北方的毒蛇只有那么廖廖几种,多属于腹蛇和蝰蛇,而且很多都是无毒的,比如黑眉腹蛇就是无毒的,甚至可以当成猫养在家里头抓老鼠。

但是眼前这条蛇明显就是有剧毒的,而且还是蝰蛇,脑袋呈三角形,在额头的两侧还有两个小小的如同角一般的突起,看起来就凭空增加了几分凶恶感,似乎跟家里的动物还比较熟,它是什么时候进家里来的?而且还是冬天,这个季节的蛇应该是在冬眠的,这也算是出洞蛇的,毒性更大。

看到孙易有些吃惊的样子,斯嘉丽赶紧道,“我忘了告诉你了,是秋天那会我在后园子里头看到的,被小萌抓伤了,我给它吃了一颗药丹,然后它就死了,我随手扔了,谁知道后来它又活过来了,在仓房那里钻了个洞就住下了,后来也不见它出现,我以为被小萌它们给吃掉了呢!”

孙易捏了捏脑门,自家的药丹很是怪异,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显然这条蛇吃过药丹之后也产生了变化,否则的话蛇毒不可能这么剧烈。

正是因为吃过药丹,家里头的动物才对它没有敌意,才能够和平共处,否则的话早就打得不可开交了。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起到了奇兵的作用,不过了只是咬了那么一口而已,然后就在屋外头零下三十来度的低温下快被冻硬了,勉强算了游进了那个洞里头再没了动静。

孙易一拍大腿,奖励,必须要奖励,出了屋拿了一颗药丹就扔进了蛇洞里头,然后就听到了嘶嘶的低鸣着,还有红红的分叉的舌头在孙易的手指上探了两下如同抚摸一样。

随后这条毒蛇又一次陷入了冬眠当中,孙易扭头再看紫鸿,一下子就乐了,这会不但半条腿紫青,脸都变得花花绿绿的。

紫鸿用尽了办法也没能阻住毒气攻伐,这蛇毒霸烈得超出他的想法,像他这种混迹江湖几十甚至是上百年的老怪物,什么毒物没见过,什么手段没有,可是这一次,这种双角蝰蛇并不多见,毒性也很猛烈,但是紫鸿从前也曾经接触过,蛇毒绝没有这么烈。

看着紫鸿已经变得花花绿绿的面孔,罗老爷子也坐不住了,向孙易道:“紫鸿道长怕是挡不住这剧毒的攻伐了,几分钟就要身亡了,孙小友,无论如何还请救一下我的老友!”

孙易这人就是长了一脸抹不开的肉,罗老爷子这么一说,孙易也不好再看热闹了,再者他对紫鸿只是没什么好感而已,还谈不上仇恨,更不想这人死在他的家里头给他带来麻烦,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武当的长老。

孙易抛过去一颗药丹,还一个劲地嘀咕着这下子亏大发了,紫鸿的脸已经看不出表情了,整个人都肿胀了起来,若是换成一般人的话,只怕这会已经横尸当场了,这种剧毒就算是孙易都有些吃惊,简直就是见血封喉啊,比血族弄出来的那种混合毒素都丝毫不差了。

紫鸿吞了药丹立刻就盘坐了下去,花花扑愣着翅膀跑了过去,孙易刚要喝止的时候,只见大公鸡将屁股一扭,一股鸡屎如同喷泉一样喷了紫鸿半身,然后花花撒腿就跑。

紫鸿看着身上的鸡屎别提多腻歪了,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这简直比被毒蛇咬了一口还要难受,偏偏他现在正处于关键时刻还没办法动。

药丹的效力果然没有让紫鸿失望,很快就压下了毒性,脸上花花绿绿的颜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腿上的肿胀也在消退着,毒已经完全被解掉了。

紫鸿抖抖身上的衣服,索性直接把这数万块一件的衣服脱下来扔掉了,在孙易家里头被坑这么一下,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将孙易拉进武盟里的念头,孙易的那点武力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这种药丹的药效,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