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终于闲下来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25章 终于闲下来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46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孙易对素问和尚有没有好感,都不得不承认那家伙是个狠人,孤胆英雄一样直闯血族老窝大杀四方,想想都觉得解气,不过再想想那家伙最后办事的不厚道,又摇了摇头。

“少林也只有那两个传经僧能拿得出手了,一般的武僧也只是流于表演,能上得台面的还真没几个!”紫鸿说话间表示对少林深深的鄙视,“一帮只知道赚钱的和尚,还谈什么修行!”

“你可拉倒吧,说得好像你们武当不赚钱似的!”孙易不屑地道,他对任何景点收取门票的行为都表示深深的鄙视,都特么想钱想疯了,门票一个比一个贵,出家人一个比一个富得流油,紫鸿看不上少林的行为,完全就是兔子在嘲笑乌龟尾巴短,只看别人看不到自己。

紫鸿微微一滞,然后狠狠地一摆手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太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我们还是先说正事,我们武者为了应对血族可能要进行的入侵,准备搞一个联盟……”

孙易又一次打断了紫鸿的话,“我对这个联盟没兴趣,谁当盟主也没兴趣,谁加入联盟更没有兴趣,我不是武林中人,我更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紫鸿淡淡地一笑道:“小伙子,别那么自信,知道巴而图那个小国家跟你自家后院似的,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可是别忘了,血族的政治力量也不小,那个小国家,还不够人家玩一次的呢!”

孙易淡淡地一笑道:“那就尽管来试试好了!”

就在紫鸿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孙易突然道:“虽说我对加入你们要搞出来的那个联盟没什么兴趣,不过合作嘛,守望相助什么的还是可以滴!”

紫鸿微微一愣,然后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他看中的并非孙易的实力,论起实力来,孙易在那些老怪物或是武学天才的眼中,勉强算个高手而已,除非他能把九图邪功修到第五轮以后,现在才区区两轮没修完,只能算是踏入高手行列而已。

真正看中的是孙易手上的药丹,还有他背后所展出来的势力,当然那些真正的高手或是家族哪一个势力都不小,但是药丹这东西更加引人注目。

孙易也知道他的来意,随手抛给他一个瓶子,“里头是十枚药丹,就算是我的会费的,你可别贪污哟!”

紫鸿哈哈地笑了两嗓子,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啊,这可是涉及到武当信誉的问题。

孙易摆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事谈完了,家里乱得很又有孩子闹,我就不请你到家里坐了,后会有期吧!”

“呃……”紫鸿微微一滞,“其实,我不太在意的!”

孙易用十分阴狠的目光紧盯着他,这个老东西还真是贼心不死呢,好像还有要打自家女人的主意。

在孙易不友好的目光下,紫鸿只能再一次从院墙翻了出去,孙易将采好的药材一收拢回去了,在蓝眉迎过来的时候道:“以后那个老家伙敢再来,直接照要害上打,用枪打,用枪打不过就用炮轰!”

“不过……他还有点国际潮男大叔的范!”蓝眉轻笑着道,笑得孙易十分恼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蓝眉将小胸脯一挺,一脸挑衅地看着他。

不行,必须要好好教训她,必须要抽她几百棍子才行,看着孙易拽着蓝眉进了屋,罗丹啜了一口,刚要去另一屋看看孩子,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把她也拽了进去。

很快大雪封山了,北方也进入了严冬当中,而远在北美,亚伦大公正陷入进退两难当中。

几个月前他要去将那个混血儿带回来,结果被孙易引来的火炮一通狂炸,而华夏在官方上是在演习,他们属于误闯演习区域,至少在明面上,他根本就说不出理来,现在的华夏可不是当年说欺负就欺负一下了,其国力和军事力量就算是老米也要好好琢磨一下。

亚伦身为大公也挡不住火炮的轰炸,当时被炸得缺胳膊少腿,眼睛都丢了一支,甚至脑袋差点被迸开了花,跳到了河水里头,抱着一块石头顺流而下,生命力强大的血族甚至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用皮肤来呼吸,适应能力极强。

哪怕如此,身上的伤口处也被河水里的各种鱼类啃了一遍,没有死在炮弹下差点被鱼给吞了。

几番辗转回到了米国,小命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如果不是迪亚哥拼了命的动用各种资源相助,莫里斯古板地没有阻止,只怕他这条命都捡不回来了。

还不等他卷土重来,紧跟着又一次面对官方的压力,黑暗界在政治上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力,可是现在已经涉及到了原则问题,血族的政治影响力一下子就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方方面面在步步紧逼,一副亚伦大公不再次沉睡这事就没完的意思。

孙易现在好歹也是个镇长,本来市要下达一些关于明年各镇的指导意见,要求是各镇长、书记之类的都要去,甚至电话通知的时候还特意通知让孙易去一趟,可是孙易懒得理会,直接就推掉了,让副镇长去了。

有道是无欲则刚,孙易又不指望着镇长的那点工资吃饭,又没指望能升个官发个财什么的,自然不在乎这些官面上的事情,上头也拿他没办法,谁叫现在的林河镇是市管辖范围内最富裕的镇子呢,人家现在连上头拔下来的那点款子都看不上了,谁看了不眼红,眼红归眼红,说小话归说小话,还真没谁敢伸爪子。

往年的这个时节就该准备进山去打猎了,可是今年怕是要耽误了,孩子才几个月大,再加上又有一个血族的大公出现,还有一个紫鸿来意不明,所以孙易只能在家里头守着。

野味倒是不缺,家里的两条狗偶尔还会叼回来几只兔子野鸡什么的,周边几村的人有人搞到了狍子或是野猪之类的也会送上一些,足够他们吃了,可是跟自己打来的完全是两种感觉。

当然,这些野味在法律的规定上都属于保护动物,孙易打了也就打了,反正这种事情就是民不举官不究,别人要弄总是要偷偷摸摸的才行。

孙易现在是难得的清闲时光,自然就在美食上打主意,北方人的食物本身就以重盐重料为主,偏偏斯嘉丽还非常喜欢。

孙易今天准备多薰几只野鸡和兔子,把野鸡和兔子去毛去皮收拾好,放到准备好的料锅里煮成五分熟捞出来备用。

单独支起一个小锅来,下头放上姜、糖少许的醋酱油和茶叶等调味料,少放上一些水,然后将五分成的鸡和兔子在帘子上摆好,盖子一扣,然后小火慢慢烘烤,直到水干再接着薰烤,这可是一个细致活。

几个小时之后,一掀锅盖,顿时一阵阵扑鼻的香味传来,斯嘉丽把孩子往梦岚的怀里头一塞,流着口水等在锅边上,自打她跟着孙易来到了华夏,就越来越向吃货方面发展了。

蓝眉把切成长条的狍子肉放到锅里卤煮着,看着出锅的薰鸡和薰兔不客气捞过了一只,然后指了指锅子道:“东西好吃可是锅难刷啊,你自己刷锅啊,还有,你的药丹什么时候炼啊?”

“不急不急,先吃再说!”孙易把凉得差不多的薰塞给斯嘉丽一只,然后把剩下的撕成条状放到盘子里头,今天的晚饭主菜就是它们了。

吃过了晚饭哄了一会孩子,孩子的名字到现在也没有争出个名堂来,梦岚和罗丹想要孩子都快魔怔了,现在对孩子的命名权死抓着不放,全不似此前那通情达理的模样。

孙易也懒得管了,把手上的药材处理了一下,准备连夜开始炼制药丹了。

孙易炼制这种药丹的时候,凡是亲眼见过的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谁能知道那种神奇的小药丸竟然是这么做出来的?

所有的东西都向那个景德出品的最优质的瓷鼎里头一扔,然后倒上井水放到炭火上烧,一边烧再一连晃着,甚至连汗水滴落进去都不管,直到烧得差不多了,把盖子一扣开始抱在怀里头使劲晃,直到晃出一颗颗均匀的药丹为止,看起来非常简单,好像是个人就能做出来一样,前提是要能抱得动那个足有五六十斤重的瓷鼎才行。

看起来像玩闹似的炼出半锅子的药丹来,然后向瓶子里头一装就能用了,孙易连吞了好几颗,又一次开始自己九图邪功的修炼,要炼这种邪功,每一次都是对意志力最大的考验,每一次都像是经历一次生死一样,但是为了家庭为了自己身边的人,就算是再苦也要熬下去,这种痛苦不经历绝不会知道,或许只有奥维尔才能够体会得到。

难怪月色和尚曾经跟他说过,在以往的历史中,能够把九图邪功练到一定境界的人,无一不是有着大能力大毅力之辈,如果不是因为身边的亲人,孙易这种小富既安,连钱都懒得去多赚的人绝不会去吃这种苦头。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