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3章 炸死了没-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23章 炸死了没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3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主意还是主动上门来的菲菲提出来的,只要孙易能够拖住亚伦,然后一个现代化的炮营以演习的名义炮击,再牛的牛人也要被炸死了,只是孙易会有危险。 w w w .??. c o m

为了老婆孩子而赴险,对于男人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孙易直接就应了下来,结果被炮弹给憋在这里头出不去了。

“老路啊老路,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路志辉,如今是一个特混团的团长,炮营就是他手下的自走炮营,菲菲的名字他做为一个军中衙内也曾经听说过,只是没想到能量竟然这么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搞定了军中炮营的调动和演习的划定。

不仅仅是在华夏,在任何一个稳定的国家里,军队都是重中之重,在政治上斗得再凶悍,也不可能调动军队,当初同样做为军中大佬的关家,因为用战斗机带了孙易一程,最后还立下大功,可是结果还不是被参得差点倒台,战机和火炮同样做为军中利器,哪怕火炮的地位还不如导弹,可也是大杀器,不能随意动用的。

路志辉敲着手上的头盔,几次想让手下的兄弟打得准一点,可是火炮这东西,哪怕是再现代化的火炮,一炮之后,炮身肯定会震动,不可能像导弹那样把误差控制在米甚至是分米之内,炮弹不会打进一个弹坑里头是机率问题,希望孙易能够熬得过去吧。

炮击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就停了下来,河滩上硝烟弥漫,散发着呛鼻的火药味道。

亚伦在挨了几炮之后就意识到,趴在这里只会等死,于是拼了命地向北大河的方向狂奔着,离大河还有百多米的时候,被一发落在附近的炮弹炸得飞了起来,一条腿被高速飞掠而来的弹片齐根切断,人还没有落地,又被几块迸飞的石头砸在胸口上,在空中落进了北大河的河水里头。

河水有效地削弱的炮弹的威力,亚伦在河水里头沉浮着向下游飘去,一架小型无人侦察机嗡嗡地飞到了炮击的上空,转了好几个圈子,用各种设备进行扫描之后飞了回去。

不到二十分钟,两辆履带式运兵车沿着河滩冲了过来,十几名士兵拎着工兵锹跳了起来直奔孙易的藏身上拼命地开挖起来,同时还有一个班的士兵每个人都抱着一挺装着弹鼓的轻机枪聚在一起向前方搜去,虽说微型侦察机上的红外侦察设备没有探到有另一个生命的存在,可是仍然要小心行事。

在这十几名士兵的疯狂挖掘下,很快就把孙易从倒塌的掩体里头挖了出来,看着附近不到十米远的几个弹坑,还有被结实压在下头的孙易,这些士兵都是一脸的惊色,这样都没有被炸死压死,现在还有气简直就是奇迹。

士兵们抬着孙易上了履带运兵车安置在一张绷条床上,几名搜索的士兵也退了回来,运兵器很快沿着河滩快速离去,孙易这会已经陷入到了深度昏迷当中,虽说没有炸死他也没有压死他,可是从他无意识地向外吐血可以看得出来,受了极重的内伤。

孙易被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小镇的医院里头,刚到医院,蓝眉和斯嘉丽就赶了过来,手上还拎着武器。

几名军医要给孙易动手术,却被蓝眉阻止了,直接塞给了孙易两颗药丹,然后又打强心针又打肾上腺素先把人弄醒再说。

醒过来的孙易可算是狼狈到了及点,左臂骨折,胸骨骨折,肋骨骨折,小腿腓骨骨折,每一次呼吸都要带出一口淤血来,内伤更是沉重,从拍的片子上可以看得出来,几乎个个内脏都带伤,换成一般人的话,连抢救的价格都没有了,打上一支止痛针等死就可以了。

这种伤放到孙易的身上,偏偏生命力强得吓人,一颗药丹下去,仪器上的生命指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平衡着。

看到这一幕,路志辉总算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虽然这个计划也是得到孙易认可的,但是好兄弟死在自己下令发射的炮弹下,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孙易只昏迷了不到一天就醒了过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问亚伦那个王八蛋在哪里。

路志辉一直都陪在病房外头,听到孙易醒了过来,赶紧冲了过来,听到孙易的发问,不停地摇着头,“不知道,动用了一支特种部队携带微型侦察机沿河搜索了五十公里,没有找到人!”

“没找到就算了!”孙易摆了摆手道,这时新闻频道上主持人用标准的普通话正在播报着新闻,画面上,自行火炮轰轰做响,顿时烟尘弥漫,然后就是播音员的话外音。

“北方某兵团现代化的炮兵营进行一场演习,使用了多种我国自行研制的炮弹,演习取得圆满成功,表明我国陆军在现代化建设的道路上取得了新的成就,我**队有能力,也有信心保卫祖国的稳定与和平……”

孙易扭头看着路志辉笑道,“你们用的啥新型炮弹啊?怪不得威力这么大!”

“净特么扯蛋,用个屁新型炮弹,距离一共不过十多公里,隔了不到两个小山头,这么点距离连增程弹都用不上,还新型炮弹呢,都是一些快要过期的炮弹,就当是销毁了,要是用上我们新装备的炮弹,你就是藏到地下十米以下都跑不掉!”

路志辉说完立刻就闭嘴了,能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拿孙易当兄弟了,再说下去可就泄秘了。

孙易对这种军事机密也没什么兴趣,现在还在担心那个亚伦会卷土重来,磨刀不误砍柴功,先把自己的伤养好再说。

那个菲菲的能力还真是强,用了不到两天的功夫就活动下来一个炮兵营的演习,真枪实弹地把那个公爵轰得生死不明,下次再来,妈蛋的,直接上导弹,他现在已经琢磨着是不是从巴而图那边调几组导弹回来。

虽说巴而图的巡航导弹精度不怎么样,可好歹误差也能在二十米之内,从窗口打进去太夸张了,但是覆盖一下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路志辉哪能不知道孙易的想法,做为一名军人,还是一个军区大院里头成天跟在司令员之类的高官屁股后头长大的大院弟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些禁忌。

“孙易,当兄弟的可警告你,你在国外怎么折腾随你的便,可是千万别把那一套拿到国内来,不管你弄出的规模有多小,一旦触及底线的话,麻烦可就大了,就算是那个菲菲都未必扛得住!”

“这个底线……”孙易看向路志辉,希望他可以小小地透露一下。

路志辉叹了口气,左右看看都是自己人,这才低声道:“我也是自己琢磨的,一般的黑色势力火拼,一旦动枪就触到了底线,其中黑枪、猎枪是一回事,一旦出现了自动火力,立刻就会再上升一档,绝对会被制得死死的没得跑。

像你现在这种情况,对付的又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上头也喜闻乐见,我估计你动用自动火器没什么问题,其中就包括一些机枪之类的,用过之后交出来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一旦动用了威力更大的武器,谁都保不住你!”

孙易点了点头,他在国外敢把手提核弹给炸了,然后拍拍屁股跑回华夏毛事都没有,可是要在华夏动用这东西,他的心里头还真有些发毛,不是不敢用,而是这地方是老家啊,跑路归跑路,总不能把家也给弄没了吧,孙易一直都是一个极为传统的人,无论走得多远都是会想家的,故土难离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恢复了一些之后,孙易就懒得在医院再呆了,直接就出院了,家里还有那些带伤的动物等着照顾呢。

出了医院刚刚上车,路志辉的那辆猎豹就停了过来,然后拎过一个大箱子给他,打开一看,好家伙,都是经典名枪,而且没一样是国产的,甚至还有一支六发装的三十毫米榴弹发射器。

“子弹都是钨芯穿甲弹,榴弹也都是特殊装药的高爆弹,那家伙再来,就往死里头打,放心,我请示过了,只要这些武器不用在别的地方一点问题都没有,在哪打死的就往哪里埋,因为一些其它的原因,军方是不方便插手的!”

“我懂!”孙易点了点头,他知道血族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就算是安德烈这种伯爵,只要发发力都可以在一些不太重要的国家发动一场小型战争,像莫里斯那样的候爵,完全有能力覆复一个中等国家或是让国家陷入战乱,现在突然又跳出一个公爵来,想想背后的能量都觉得吓人。

只是事实上没有孙易想的这么简单,左等对方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日子平静极了,一直到了收秋结束也没有看到血族来报复的影子,倒是小屁孩都长大了好大一截。

这个时候孙易才回过味来,孩子还没有给起名字呢,一直小宝小宝地叫着,连个大名都没有。

孙易也没那么矫情,起个名字随便用着就行呗,不过几个女人特别上心,甚至远在京城的白云等人都给起了名字送过来。

只是斯嘉丽一直坚持孩子叫布鲁斯孙,因为她的父亲就叫布鲁斯。

虽说还有一个布鲁斯李的珠玉在前,可是这名字怎么听都有些怪,孩子虽然是混血,显然东方特征更加明显一些,只是瞳孔微微带些绿色,还有淡淡的红色边圈,其余的与华夏人无异。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