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9章 送上门来找打-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19章 送上门来找打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2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脸奇怪地看着这个瘦高的血族精英,然后再看看安德烈,安德烈站在一片将要丰收的土豆田里,眼观鼻,鼻观心。

虽说当初孙易和安德烈之间也曾经闹出很大的不愉快,甚至几次都差点生死相见,可是这并不影响对彼此的感观,只是立场不同而已,总的来说,孙易对安德烈这个人还是蛮有好感的,是个厚道人,也是个真正的绅士。

现在对方张口就让孙易交出斯嘉丽和孩子,这可就透着不对劲了,这事可是安德烈处理的,就连请莫里斯候爵背书都是由他牵的线,现在竟然出尔反尔了,这事可就透着不对劲了。

孙易不喜欢政治,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身边有不少人都是搞政治的,就连路志辉那样的军人都在政治中勾心斗角呢。

孙易算是琢磨过来了,既然安德烈干不出这种事情来,莫里斯那个极其古板的老候爵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那肯定就是别人干出来的,必定是安德烈的那一系出现了政权上的波动,有人夺权了,而且安德烈还必须要服从。

能够从莫里斯的手上夺权的,必定是同级或是更高的,古板而又拥有悠久传统的血族中根本就不存在下克上的情况,整个种族如同一部机器一样严丝合缝各自存在于各自的位置。

想到这里,孙易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他在纽耀克国王区用小型核弹直接炸了一个将要醒来的亲王,难道有另外一个醒过来了?据说当年沉睡的高阶血族可不少啊,能醒一个亲王,必定也能醒另外一个。

看到孙易的脸色微变,安德烈不着痕迹地微微点了点头,不是他要跟孙易串通,而是因为这个行为已经完全违背了血族的行为准则,这事做得不地道,不像个绅士。

孙易冷哼了一声,向那个血族精英一扬下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是亚伦大公亲选的亲卫血战士!”这名瘦血族一脸傲色地道,然后又看了一眼四周的伤兵败将,不屑地道,“靠这么几只动物……”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孙易手上的短刀已经飞射了过去,相隔不过十米远,刀无虚发。

能被一个大公选做亲卫血战士必定不简单,这家伙的反应极快,一伸手,横握到了刀刃着,虽然手被割伤,可是仍然将刀稳稳地握在手上,对于血族来说,这么点小伤根本就不必在意。

“你……”

这个亲卫的话还没有说完,跟着脸色就快了,因为孙易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在他的手上,还握着另一把短刀,是硬生生从安德烈身上拔出来的那一柄。

这柄短刀齐柄没入到了他的小腹当中,跟着横里一拽再向上一提,一个丁字型的巨大伤口出现在腹部,顿时,所有的内脏稀里哗啦地流了一地,散发着内脏特有的腥臭味。

“我说过,你没资格,想要斯嘉丽和我的孩子,让你们那个傻比大公亲自来跟我谈!”

孙易说着,染血的短刀重重地刺进了他的脑门当中,拔刀,又一拳头轰了过去,威胁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孙易出奇地怒了,拳力更是出奇地大,直接就将这个亲卫的脑袋轰爆。

孙易扔下这具尸体就要察看自家动物的伤势,安德烈摇了摇头道:“你最好赶紧回去,迪亚哥来了!”

孙易的身体一僵,那个迪亚哥绝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几次差点死在自己的手上,现在有了机会他还往死里头利用。

“我照顾它们!”安德烈道。

孙易点了点头,算是承下他的一份人情,然后拔腿就向村里头跑路过村前的公路时,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重重地一跺腾空而起,直接跃过了路边的土沟窜过了公路落到了另一侧,沿着直线直奔家的方向。

孙易的家里头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特别是女人,哪怕是梦岚和罗丹这种只懂了一丁点自保之道的女人,在外面看起来很柔弱,可是一旦涉及到了家庭、家人、孩子等因素,就会瞬间从一个温柔如水的女人变成一只凶悍的母兽。

斯嘉丽拎着那把修长的横刀就要向外冲,却被梦岚和罗丹死死地拉住,蓝眉现在是战斗的主力。

也不知是的几个人在院子里头搏斗着,只能隐隐地听到脚步绰绰声,连武器碰撞的声音都听不到。

蓝眉练的叶底藏花更加精深了,这种功夫越是练到深处,就越是讲究技巧和技法,极为精准,绝不会浪费一丁点的力气去做无用之功,连武器碰撞都不会发生,只要挨上一下子就是必杀。

终于,叮的一声轻响之后,哗啦一声,窗子被撞碎,一条人影滚落了进来,斯嘉丽的刀,梦岚等人手上的枪同时指了过去。

“是我!”蓝眉赶紧叫道生怕被误伤,跟着又狠吐了一口血出来,受了不轻的伤。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蓝眉的身手可是一点也不差,甚至比孙易也差不了多少,现在竟然被人打飞了,还受了不轻的伤。

跟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来,一条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地钻进了屋子里头,梦岚和罗丹手上的枪同时响了起来,对方一闪,身上挨上一两枪根本就没当一回事,然后一只冰冷而又干枯的手狠狠地扣到了她们的肩头上,锁骨立刻被捏碎。

相比之下梦岚和罗丹的身体就脆弱了许多,虽然比普通人强很多,有孙易的药丹,还有阴阳调和术的相助,但是在这种级别的高手下,仍然像瓷娃娃一样的弱小。

两个人同时闷哼了一声,然后又同时抬起了还完好的另一只手在扣着自己肩头的手臂上按了一下。

两根比一般的缝衣针更粗更长一些的马蹄针刺了下去,当初谢老教给她们一些简单却十分有效的针刺术,那是谢老年青的时候走江湖所用的绝招,效果极好。

哪怕对方是血族,也是要经有经要络有络,这两针扎下去,立刻就让对方的手臂一阵酸麻,手上也是微微一松,斯嘉丽借机将二人拽了回来,随手还劈出一刀,从对方的额头劈了下去。

吱吱嘎嘎的怪响声中,长刀劈过,爆出一团火花,这时灯被打开了,也看清了来者,一张金属面孔还微微地扭曲着,锋利的横刀划过,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一条深深的印痕。

“迪亚哥?”斯佳丽惊声道。

迪亚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孔上的刀痕,然后这张特殊记忆金属制成的面孔微微一扭,露出一丝阴冷的冷笑来,“斯嘉丽,血族等着你的回归,你还在等什么?”

“不可能,我不可能回去,从莫里斯签下契约的那一刻起,我就成为了一名流浪血族,我不再是血族中的一员,对血族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也不再听从血族的召唤!”斯嘉丽高声道。

“哈哈,亚伦大公的召唤,你也敢不听从吗!”迪亚哥得意洋洋地道,很有一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感觉,同时又甩给斯嘉丽一枚徽章!

接过徽章的斯嘉丽脸色瞬间就变了,亚伦这个名字她没有听说过,可是大公这个级别她常听。

“不可能,大公以上的血族都在沉醒当中!”

“已经被唤醒,斯嘉丽,现在大公徽章在这里,你还要顽抗吗,如果大公亲来的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孙易直接就越过了大门,重重地落到了院子里头,脸色阴沉得可怕,“那就让他亲自来!”

“孙易,你……你怎么……”

“怎么没有被缠住是吗?你认为就凭安德烈和你手下那个没用的家伙能缠得住我吗?”

迪亚哥的身体微微一抖,几次在孙易手下受创,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连整个前脸都被掀掉了,现在面对孙易的时候,他很有一种全身发麻的感觉。

看着迪亚哥的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孙易面色冰冷,阴沉沉地道:“迪亚哥,你认为自己还能轻松地离开吗?放心,我不杀你,我真的不会杀你!”

迪亚哥才不信呢,身形一晃就向几个女人冲了过去,可是迎接他的是斯嘉丽迎面劈来的一刀,凶悍之极丝毫没有看在同为血族的面子上有所收手,别说是迪亚哥,为了孩子,就算是亚伦大公亲自来,她也敢以下犯上刀劈大公。

同时蓝眉的短刀也向他的小腿切了过去,迪亚哥只是虚晃一枪误导孙易而已,然后一个纵身向后窗扑去。

他刚刚撞碎了后窗扑出去,一把短刀随后就追了上来,正刺他的后背,落地之后的迪亚哥顾不上身上还带着一把刀,翻身就跑,跟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呼啸而来,正打在他的腿弯处将他打了个跟头,跟着孙易扑了过来。

迪亚哥一扭头,张口就喷出一口血气,腥气浓重的血气让孙易的脑袋都是微微一昏,在眼前发黑之前,一拳头轰在迪亚哥那张金属面孔上,将他的金属面孔都打变了形。

含在口中的药丹吞了下去,头昏减轻,手掐着迪亚哥的脖子,骑在他的肚子上任由他扑打也没有松手。

不到一分钟,头昏彻底地消失了,迪亚哥失望到了极点,甚至对亚伦大公都有些失望,这次他敢壮着胆子来孙易的老窝找事,甚至不将安德烈这位实职伯爵放在眼中,最大的依仗就是亚伦大公渡给他的这一口血毒,却不料这血毒对孙易仍然没有用处。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