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6章 尘封的历史-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06章 尘封的历史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24Ctrl+D 收藏本站



安德烈一咬牙道:“我们可以帮你们搞定洛克马丁公司,除了F22之类的战斗机之外,巴而图可以购进其它高科技军火!"

“我要那东西干什么?脖子向套里头伸吗?再说了,导弹之类的东西我们也有啊,就是精度差了点,用数量弥补呗,你以为现在的巴而图还是从前那个说打就打的小国家啊,任谁来攻击都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孙易这话倒是不夸张,据老米的情况部门所知,巴而图所生产的五十公里级别的巡航导弹装备部队的就有五万余枚,甚至还弄出了一百公里航程的导弹,装备部队的数量不多,只有数千枚,但是仍然有上万枚下并不在巴而图,能够定位并且找到的只有其中的一半,剩下的一半下落一直不明,仅仅是这隐藏起来的武器就足以让一般人头疼了,特别是在这个人命更加珍贵的年头里。

现在孙易就要那个大的,对于这枚大块头的弹头,就连老米都有些松口了,那可是前苏做出来的,威力极其大,大到没地方可以试验的未验证型号,这种大家伙要完成前期调试并且用导弹发射出去,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国家能够完成的。

哪怕是被华夏西部的某个组织抢走了,也只是一直紧盯着,没有付诸于行动,那东西没有高精尖的核物理专家,想拆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脏弹没做成先把自己给脏了。

这种大块头交给巴而图并不会形成威胁,哪怕完成引爆的程序,也只是自保而已,若是老米等西方国家和势力要打下巴而图,未必出动自家的军队和精英,大把的钞票一撒,有大把的战争猎狗乐意拿命去赌钱。

“我可以告诉你具体位置……”

安德烈的话没有说完,看到孙易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哪怕安德烈活的岁数足够大,脸皮足够厚也不由得有些脸红,上次切利诺贝尔事件中把孙易坑惨了,现在再来一次,心得多大才能掉到同一个坑里头去啊。

“我相信这个消息马库斯和那个中年上班族也有兴趣!”孙易说完转身上了车,开车直奔巴而图,安德烈轻叹了一口气,上了身后的直升机,这件事他无法做主,必须要与莫里斯候爵取得联系才可以。

孙易一到巴而图,本想去找艾薇儿问问关于血族派系的问题,可是马上就被王宫卫队给请了过去。

当孙易到了王宫的时候,各种美食已经摆得满满的,脸上荡漾着得意的笑容,就连为数不多的两颗青春痘都泛着异样的红色,甚至连穿梭中的侍女衣服都穿得稍稍显少!

孙易扬了扬眉头,用肩头轻碰了埃米尔一下低声道:“你小子是不是食髓知味啊,莎玛有了身孕,你就开始弄起这一套来了!”

“你可不要乱说!”埃米尔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我对莎玛的情谊天地可证,日月可鉴!”

“行了行了,逗你玩呢!”孙易笑着道。

埃米尔突然得意地笑了起来,低声向孙易道:“自从那枚核弹一炸,另一枚被我放在……”

孙易一捂他的嘴,“你不用告诉我,万一被人用刑什么的我可保不住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的才是秘密,你的人手可靠吗?”

“绝对可靠,死士!”埃米尔得意地道,“嘿嘿,沙特的老酋长现在也不反对我们了,甚至还默许莎玛来到巴而图,现在正在王宫里休养呢,一会她就过来了!”

“算了算了,都不是外人,挺着大肚子乱跑什么!”孙易摆了摆手道,然后又意味深长地道:“埃米尔,记住了,那枚核弹事关重要,除了你自己谁都没必要知道,这年头科技发达着呢,万一有人戴着我的头套跑来套你的消息,你可不要乱泄漏!”

“放心吧,易哥你我还是可以认得出来……”埃米尔突然一愣,然后看向孙易。

孙易哈哈一笑,像是不经意说了那么一句朋友之间的关心话语似的,拽了一个羊腿就开啃。

孙易也是在提点埃米尔,他倒不是怀疑莎玛是假的,而是埃米尔太年青,刚刚碰到女人,又是那种女神级别的,万一人家派个假的问点什么,只怕他什么底都要兜出去了。

倒是埃米尔显得有些忧心仲仲的,捅了捅孙易道:“莎玛下面那个地方,只要轻轻一拔,在里头有一个小小的黑痣,你说这个不会做假吧?”

“什么?什么地方?”孙易微微一愣。

“就是……就是要弄的那个地方!”埃米尔伸手比划着,孙易这回看清了,刚刚喝的一口椰奶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浇了埃米尔一脸都是,然后黑着脸道:“这种事你不用告诉我的好不好!老子对朋友的女人没兴趣!”

埃米尔尴尬地笑了起来,只是心里仍然泛着嘀咕,宴会还没结束就匆匆地就向后头跑去,孙易好奇之下,拎着一个骆驼蹄子一边啃着一边跟了过去。

数遍巴而图,能够听埃米尔墙根的也只有他孙易一个人了,就连那四个和尚都是藏在暗处,盘膝念经尽职尽责。

“分开一点,分开一点!”

“我现在怀孕呢,而且医生也说这个时候不能……”

“我就亲亲,又不进去!”埃米尔哄着。

莎玛的声音透着羞涩,怎么也不肯,然后就是埃米尔的轻哄声,然后是衣服脱下的声音,跟着是莎玛的轻哼声,然后听到了埃米尔长松一口气的声音,跟着变得稍显剧烈了起来……

孙易摇了摇头,按了按显出些许丑态的地方,回了宴会厅,让那些侍者打包了大半只的烤骆驼去了中心医院,足够请整个医院的人吃上一顿了。

艾薇儿慢条斯理地吃着骆驼肉,对孙易递过来的啤酒也不拒绝,像她这种游走天下的慈善医生什么艰苦环境都走过,自然适应能力极强。

“易,我只是一个流浪血族,而且已经流浪很久了,这种内部机密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甚至都没有听人提起过!”

奥维尔用纸巾轻轻地擦了一下脸上浓密而又修剪得整齐的胡子,慢悠悠地道:“或许我知道一些!”

“你不是狼人吗?还是一个流浪狼人,跟血族还是对头!”

“可我从前也是有部族的,只是部族大半被灭,剩下的被血族收编,就是艾薇儿从前所在的那一支,莫里斯候爵领导下的一支!你要知道,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而不是亲人!”

“说来听听!”孙易赶紧道,同时启了瓶啤酒递给奥维尔。

“其实这件事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北战争时期,那场战争一来是南北理念不合打的一场仗,而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黑暗界的插手,想要皱夺世界的主导权!”

“等会,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在那会,就算是争主导权也不到于在老米那里打吧?日不落帝国,还有欧洲各国的实力可在老米之上啊!”

“潜力,看潜力,那个时候米国就已经展现出惊人的发展潜力了,在当时的黑暗界有一句话叫做,谁夺得北美主导权,谁就掌控了世界,当时那场战争,几乎整个黑暗界都被卷了进来!”

“然后呢?你们打输了?”孙易问道。

“不不,当时狼人和血族是联盟,其实我们这两族经过上千年的纠缠衍化之后,几乎不分你我了,而我们的敌人,是女巫联盟、巫师公会和一些松散些的小黑暗社团!而那场战争,我们打赢了!”

“然后呢?”孙易问道。

奥维尔摊了摊手道:“我们打赢了之后,就将亲王级别以上的沉睡者从欧洲转移到了北美,当时在欧洲,我们已经很不受欢迎了,再加上热武器的发展,我们只是勉强与人族维持着最低的警戒水平,不过当我们完成转移之后,发国的舰队出现在东海岸……”

“这事我知道,不过发国当时不是没参战只是运送物资吗?”孙易问道。

“哼,舰炮直指大营,当时的大营中还存放着所有运来的亲王级以上的沉睡者,开炮的话,我们可以跑得掉,可是亲王级以上的沉睡者怕是难以保住了,于是当时我们与人族签了一份长达五百年的睡沉协议,就是所有的亲王级以上的沉睡者不得以任何形式唤醒!

看样子,这份协议签得时间有些长了,别说五百年了,就算只签一百年,哪怕是真正的王醒过来,也未必能占得到便宜!”

孙易第一次听到这种秘辛,而且还是长达百多年的秘辛,只是奥维尔一直都在用我这个代词,难道他当年参与过?

“我当年就是一个炮灰,被一发炮弹从这里打了过去,整个肚子都要烂掉了,在营地里躺了三年才恢复过来!”奥维尔指了指自己的右腹处,可惜那里只有完美的腹肌和人鱼线,毛线伤痕都看不到。

“对了奥维尔,我一直都有一个十分不解的问题想要问你!”

“请问!”维尔尔优雅地喝了一口红酒道。

“自从你的小丁丁和蛋蛋被切掉以后,你撒尿的时候是站着的还是蹲着的?”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