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5章 好像不是麻烦-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05章 好像不是麻烦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20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这米国的专家也会胡说八道啊,官方更是把事情编得天衣无逢,还下了大气力像模像样地在收拾着残局。

话说人家这做戏水平可比华夏强多了,在华夏很多谎言说得简直就是在挑战智商一样,好歹人家真金白银地扔出来了。

孙易和蓝眉用了个假的身份很顺利地就登机离开了米国,直飞迪拜,刚刚在迪拜下飞机,十几个迪拜的机场特警就一脸严肃地迎了上来,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有几个伪装得十分不错的旅客正一脸警惕地盯着他们。

原本在这里等着他们呢,老米不承认本国受到了核武器攻击,也幸亏孙易是将那枚小型核弹在地下引爆的,并没有对地面造成更大的伤害,如此一来也给了老米转旋的余地,而且这事一旦要承认了,不管是谁当权都不会有好果子吃,无论是哪个党派,在此事上的意见出奇地一致,竟然都没有去扯后腿,也算是空前团结了。

对方似乎知道孙易的本事,这十几个特警还有那些暗藏的老米特工未必能在这里留下他,在特警两侧走出两名旅客来,都是一脸的无奈,还都是老熟人,教庭的马库斯还有血族那边的安德烈伯爵。

两个无奈地向孙易摇着头,然后对视了一眼同时苦笑了起来,说到底这事跟他们也有一定的关系呢。

当孙易二人被夹在中间的时候,孙易的脸色都没有变上一下,摸出一支烟来叼上,向旁边的特警道:“借个火!”

在机场堂而皇之地抽烟,这事也就孙易能干得出来,人家还要给他点烟,孙易不走,他们也不敢强行带走。

此前因为孙易被沙特情报局坑上一下的后果还历历在目呢,情报局从上到下死了几十号人,而且死得都十分惨烈,明知是谁干的,可偏偏找不到任何证据,机场方面可不想步这个后尘,反正有更大的脑袋在后头顶着呢。

“易,给个面子,我们去休息室谈谈!”马库斯叹了口气道,这里从来都不是教庭的势力范围,但是当宗教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与政治无异,今天这事他还真必须要帮忙才行,安德烈也是如此,他们都是被米国官方请来帮忙的,必要的时候甚至还需要动用强硬手段。

安德烈道:“亚历山大要来,但是我没有同意!”

“噢,算我承你一份情吧!”孙易淡淡地道,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安德烈也只能一个劲地叹着气。

孙易一指蓝眉道:“让她先走!这不是条件!”

面对孙易的强硬,几个头脑稍稍一商量便同意了下来,孙易也有些好奇他们的好说话了,蓝眉还想再坚持,可是看到孙易紧皱的眉头还是同意了下来,如果孙易真的身陷囹圄的话,自己还可以想办法把人救出来。

看到蓝眉安全离开,孙易长长地出了口气,只要离开了机场,以蓝眉的身手,想要再抓住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了休息室,孙易大马金刀地向椅子上一坐,这时一名年约五十岁,一身黑西装的中年白人站了起来,沉声问道:“另一枚核弹在哪里?”

孙易的心里头微微一愣,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同时心中还有些感动,从孙易把地枚核弹从埃米尔那里借走之后,埃米尔就已经开始留后手了。

之前这一枚在地下爆了,伤害极小,可是也把老米吓了一身白毛汗,竟然悄悄地送到了国境之内,等他们反应过来对埃米尔采取行动的时候,当然,巴而图这个小国家在老米看来,想行动就行动,联合国那边都不用打招呼。

可更让他们害怕的是,另一枚核弹竟然神秘消失了,谁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万一一同运进了米国境内,在某个城市一爆的话……

现在连总统都跑了,白宫几乎人去楼空了,那个小东西足以将总统府炸成一片白地了。

第一枚爆了,也就意味着他们有胆子再使用第二枚了,现在老米有些后悔了,当初扯个毛后腿啊,宁可让他们得到那枚大的,好歹那个大块头还需要用运载火箭来发射,显然巴而图并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是炸了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炸,关自己毛事,什么仁义道德那东西只是嘴上喊喊,顺便再扔出仨瓜两枣看热闹用的,只是那两个小的携带起来太方便了。

孙易现在胆气蹭地一下子就壮了起来,将二郎腿一翘,伸手拿起了旁边的卫星电话给埃米尔打了过去。

“易哥,我没事,你请来的保镖非常尽职,而且巴而图的发展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受到那么点监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埃米尔十分痛快地道,一点也在乎通话会被监听。

没有暗语,看样子巴而图还真没有受到影响,藏到孙易不能听出埃米尔语气中的欣喜之意,这两个小东西还真没有白弄,其中的一枚神秘一消失,立刻就让巴而图形成铁桶,现在别说是老米了,就算是别人想要巴而图搞点风雨什么的,老米都担心是在嫁祸,现在论起保护巴而图,老米比谁都上心。

现在除了打了个电话之后就一言不发,找不到另一枚核弹的下落,老米寝食难言,谁乐意在自己的地盘上再爆一枚。

孙易这会将目光落到了安德烈的身上,那种目光让安德烈微微苦笑了一声,做好了挨宰的准备,谁让这事是血族引起的呢。

反倒是马库斯最为轻松,教庭与孙易之间的矛盾并不大,顶多是当年猎魔集团坑过他一次,不过被他杀了好几个猎魔人,让教庭损失惨重。

还有就是核弹那一次,联手又摆了一道,还没等孙易找回场子就把人情还了回去。

孙易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最主要的是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敌人,都足够厚道,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一个场子过去绝不会再找第二次。

还没等孙易说话呢,安德烈就先一摊手道:“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与雷克斯候爵不属于一个派系的,这其中牵扯到了血族上千年的矛盾问题,恕我不方便详说。”

安德烈的话并没有引来孙易的暴怒,而是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然后向安德烈道:“你看,你们都是血族,对吧?而且都是一脉相承对吧,一个血脉对吧,一个祖宗对吧!”

孙易一连串的对吧让安德烈一个劲地点着头,因为孙易说得都是实情,无论闹成什么模样,两族只是有一些矛盾导致的理念不同。

“也就是说,按着血缘上来算,你们应该算是亲兄弟吧!就算你们是哥哥,那个弟弟,你们的弟弟伤害了我,现在我来找你讨说话没问题吧!”

“对!”安德烈一点头,然后看到孙易脸上得意的微笑,自己一只鸟竟然被孙易这么简单的惯性思维给陷了进去,简直太丢人了。

安德烈有些恼火了,但是孙易更加恼火,砰地一声狠狠一拍桌子,“对个毛线啊!”

这回轮到安德烈等人吃惊了,按理来说孙易不是应该借着这个机会狠抓不放才是的吗?

“我问你,那里头冒出一个亲王算怎么个回来?拿我们的血喂亲王又算怎么个回事?”

孙易的话一说,不单单是安德烈吃惊了,连马主库斯都跳了起来,那个中年主管似乎级别蛮高了,也听懂了一些,脸色瞬间就变黑了。

“那亲王……”

马库斯探着身子小心地问道。

孙易摇了摇头,“当时那枚核弹被我装到了铜球里头滚到了地下,后来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听孙易这么一说,包括安德烈在内,所有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就连那个中年黑西装都是如此,一枚核弹,哪怕是小型的,血族亲王也承受不住,如此算来,孙易未必是找麻烦,还可能立了个大功呢。

孙易一看他们的表情,哟呼,好像有门啊。

立刻在桌子上一拍道:“老子辛辛苦苦地干掉了一个跟你们不对付的血族亲王……”

孙易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马库斯等人就站了起来,一副急着要去打电话的样子,倒是那个老米的中年黑衣服一副进退不得的样子。

孙易高声叫道:“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我要那枚大的,你们必须要给我搞来!”

马库斯和安德烈摆明了就是要卸磨杀驴,根本就不理孙易,孙易拿他们也没太好的办法,扭头向那个黑西装呲牙一笑,笑得他全身一哆嗦,赶紧用流利的汉语道:“孙先生,别为难我,我就是一个打工的!”

“那就找能做主的来!”孙易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走了,留下黑西装独自尴尬,可是尴尬了一会发现不对劲啊,还有一个提箱核弹没有影子呢,这事无论如何也要问出来啊。

可惜孙易没有再给他机会,直接就溜之大吉了,当安德烈再来找他的时候,只能向巴而图的方向追了。

孙易对安德烈这种行为表达了深深的鄙视之意,竖起了一根手指头道:“好说好说,你问什么我都说,但是我要那枚大的!”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