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全部失控-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02章 全部失控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7Ctrl+D 收藏本站



雷克斯扣着孙易的还完好的左肩将他在地面上拖行着,直向手术室拖去,一边走一边阴冷地道:“华夏小子,别以为会点功夫就可以天下无敌了,我雷克斯想要的还没有谁能逃脱!你和那个华夏小妞我要定了,乖乖跟我回去,能够成为亲王的祭品是你们的荣幸!”

“这么说,他还没醒呢?”孙易挣扎着道。

“很快,很快了!”雷克斯像是低语般地道,甚至还有些痴迷,“就算是你们的血不够,我还可以弄到更多,听说你还有几个女人,素质也都非常不错!”

孙易的身体微微一僵,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下去,“你的亲王,没有机会再醒过来了!”

雷克斯有些奇怪地看着孙易,手上抖了抖,把孙易抖得像是一条死狗一样,那狰狞的脑袋微微一歪,变了形状的丑脸上更是满是疑惑的神情,“看看,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凭什么跟我说这种凶狠的话?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

“机会?当然有!”孙易突然诡异地一笑,而雷克斯这个时候也发现在他耳朵里头暗藏的内置耳机。

孙易的身体一扭,虽没有挣脱雷克斯的钳制,却扭到了他的身体另一侧。

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墙壁被炸出一个大洞,冲击波和金属射流瞬间迸发出了出来,雷克斯和孙易腾空而起,重重地砸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孙易连吐了好几口血水,而雷克斯也不好受,受伤极重不说,一条左臂更是被破碎的弹片齐肩削去。

孙易昏头胀脑地爬了起来,抄起一块混凝土块就砸了过去,砰地一块砸到雷克斯的脑袋上,本来就变形的脑袋变得更加诡异了。

雷克斯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啸声,眼见着孙易生龙活虎地向他扑了过来,吓得他调头就跑,刚跑了没多远,又是一发导弹飞射而来,将他又炸了一个跟头,肠子都冒出来了。

雷克斯现在是捂了断臂就捂不住肠子,狼狈到了极点。

一架银白色的无人机从窗外一掠而过,掠过的时候,一道火线狠狠地抽了过来,雷克斯的身上再一次迸起了鲜血的碎肉,一发子弹将他的大腿撕走足有二三斤的鲜肉。

雷克斯惨叫着,哪怕是候爵在这种大威力的战争武器下也没有了反抗之力,绝望地看着带着弹药的无人机一个俯冲向他飞掠了过来。

机腹下的火光刚刚闪了一下,一发子弹打在雷克斯的腹侧,顿时炸出一个大口子,甚至还有一截肠子被炸得飞了出去,跟着无人机一个抬头飞掠而起,然后消失得不见了影子。

孙易知道这是拉贝德失去了控制,在安全屋的拉贝德快速地收拾好的东西,只带着他保命用的电脑,别的服务器之类的好东西全都不要了,只要活着这些东西再置办就是了。

拉贝德刚刚离开位于乌国的安全屋,安全屋就着起了大火,使用了凝固汽油再加装了一些液化厂油器的安全屋足以把一切痕迹都烧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是怕事情闹得太明显,他甚至想用白磷弹来解决问题。

拉贝德那里的支援到此结束了,不过孙易也抢回了主动权,一个受了重伤的破候爵他还不怕,自己伤得可比他轻多了,两粒药丹下去压住伤势。

孙易挣扎着爬了起来,抄起一根钢筋,钢筋上还带着一大块混凝土看起来就像是巨锤一样,孙易拖着这把大锤子就向雷克斯走了过来。

雷克斯顾不得伤臂,捂着腹部的重创伤口冲到了导弹炸出来的破洞口,一头就扎了下去,然后向警方那里爬了过去。

孙易甩出手上的混凝土锤子,远远地砸到了雷克斯的后脚跟处,把他的脚踝砸得变了形,找回了那把装了弹鼓的M16A1步枪,这枪竟然没变形,还能使用。

孙易举枪就是一阵突突,警方还击,火力把孙易压了回去,把雷克斯抢了回去,虽说警方人马也不认识他,但是一个跟劫匪勇斗受创的英雄值得尊敬,米国人的个人英雄主义还是很泛滥的。

孙易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吐着血冲进了手术室里头,手术室里的医生早就吓得缩在墙角不敢动弹了,外头又是枪又是导弹了,早吓迷糊了。

幸好蓝眉的伤已经控制住了,颈部被切开了血管已经被缝合,只是切开的伤口没有缝合。

医生吓得手脚发麻,孙易也顾不得许多,洗了一下手亲自进行缝合,只是缝合得不太好看,没有专业的手法缝不出无痕法来。

这些细枝末结也顾不上在乎了,刚刚掐断了最后一根线头,看到蓝眉正在看着自己,麻醉药对她似乎并没怎么起作用,这就醒过来了。

“你缝的伤口?会不会留疤?”蓝眉轻声道,然后皱了皱眉对,不知是痛苦还是怕留下伤疤。

孙易都无语了,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在乎这么点破事,留点疤又不会死人。

“放心好了,别忘记了哥有无敌灵丹在,保证几天之后你又是一个水灵灵的漂亮小姑娘!”

孙易说着扶起了蓝眉,然后一挥手上的步枪道:“辛苦各位医生了,想必你们不会在意再辛苦一下送我们出去,我不想伤害你们,也不想伤害警方的人!”孙易叫道。

别人或许以为是在吹牛,可是这几个医生是亲眼见过孙易赤手空拳就差点拆了两辆警车的,当然乖乖地配合着。

孙易没有浪费力气去要什么飞机装甲车之类的东西,世界上所有的警察都是一样的,你敢提条件,警方就敢依着条件去拖延时间,他也认识不少警察,比如刘国裕还是一市大局长呢,也处理过不少绑架案件,闲聊的时候这些事情自然提起过。

孙易开的是一辆医院的救护车,车结实不说,装的人还多,现在孙易也顾不得什么厚不厚道的问题了,如果是他一个人,直接冲出去宁可受点伤也不会干出绑架人质这种没品的事情。

可是现在蓝眉受了伤,就算是为了蓝眉他也要这么干,只是觉得不太厚道,索性又向这些医生们要了帐号,承诺事件之后每人二十万美刀的补偿。

这些医生护士哪里肯相信,但是在匪徒的枪下,别说是帐号了,就算是节操也要乖乖地奉上。

孙易在前头跑,警方在后头追,天上还有直升机紧紧地跟随着,双方都是警灯大闪,一路畅通无阻,就是警方和新闻记者的飞机逼得近让人有些恼火,甚至飞机上的神枪手还找准机会开了一枪。

子弹精准地从侧窗飞射了进来,在孙易的身上擦出了一条小小的血口,然后将坐在副驾的一名医生大腿打穿。

这名医生抱着大腿止血,疼得全身乱颤也不敢吭声。

孙易怒骂了一声,抄起枪就向直升机扫了一梭子,怒吼道:“你们这些傻比,会伤到无辜者的!”

孙易说着放下枪,找到了一个输液器的针头,甩手就刺向那名医生的大腿伤处的上方,这是谢老教过他的隐穴之一,属于紧急时期使用,一般的伤势可以快速止血。

看着伤口神奇地止血,这名外科医生的职业病犯了,忍着疼问东问西的,气得孙易只想把他从车窗扔出去,吼了几次才让这个不怕死的好奇宝宝闭了嘴。

孙易没有向城内逃,这里是血族的地盘,自己刚刚利用拉贝德偷来的无人机击伤了雷克斯,对方一时反应不过来,若是入城被警方堵在这地方,血族联合地头蛇很快就能把他找出来,所以孙易直接就向城外跑。

得益于这地广人稀的好处,只要出了城,处处都是大森林和荒野,米国佬最不缺的就是土地了,方圆几百公里见不到一个村镇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这种情况,哪怕是在华夏最偏远的几省都极为少见,但是在这里是常态。

孙易在一片林子边上停下了车,向几名医生道:“真是对不起,利用了你们,还让这位先生受了伤,放心,你会得到更多的补偿!”

孙易的歉意让这些医生们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犯罪份子在警方追得这么紧的时候还这么和善,不管这份补偿给不给,都还蛮叫人感动了。

人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特别奇怪的举动,比如人质明明是受害者,可如果犯罪份子不伤害人质,甚至做出一些善意的举动之后,被解救之后的人质往往会对犯罪份子感生一种特殊的感情,会做出一些常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的举动,比如请律师帮忙,如果是异性的话,甚至还会磨擦出一种叫爱情的操蛋东西,心理学家管这个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虽说时间短了一些,但是孙易的强大的力量仍然让他们感到吃惊,似乎对方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干掉他们,可是他没有,反而在逃亡的时候十分和善。

现在更是直接放弃了他们,给他们一辆还算完好的车子,背起了伤者走向丛林,看着他渐渐消失在丛林里的背影,几名外科医生的心里涌起另一种滋味,而两名同行绑来的护士更是眼中闪动莫名的神彩。

其中一个圆脸的护士壮着胆子大叫道:“绑匪先生,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