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8章 不按常理出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88章 不按常理出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0:5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压根就没打算跟他们玩政治上的手段,甚至不打算去惊动李老,人情这东西就像存折,越用越少,人家李老政治定海神针的身份也不可能随便出手,那种级别的老家伙,出手必定就是山崩石裂一般的威力,甚至可以直接影响一个国家的政治走向。

孙易乘坐飞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而且在林市上飞机,哪怕是换了证件也不可能隐瞒得住身份的,林市认识自己的人太多了。

所以他直接就以本尊的形式直接大摇大摆地就来了京城,然后乘坐出租车直奔位于五环外的一家华庭商务宾馆,一个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商务宾馆,甚至还有前台接待在引领一些顾客入住。

到了宾馆的门口,孙易一扭头望向旁边的司机道:“我该怎么上去?”

“直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就行了!”司机笑着道,然后熟练地收钱找钱。

“不用找了,虽然剩下的钱不多,但是买几瓶白药治治伤足够了!”孙易笑眯眯地道。

司机微微一愣,跟然拳头一握,刷地一下,两支细小而又锋利的薄刀刃从他的指尖冒了出来,一拳头就向孙易的脖子打了过来。

跟着,嘎吱一声,司机的整个手臂都向回弯折了过去,锋利的刀刃直接就刺进了他的胸膛中,又细又薄的刀刃入体,速度又快,甚至没有鲜血流出来。

孙易挖了两下鼻孔,然后向他的脸上一弹,“我该怎么上去?”

这个司机倒也硬气,抱着自己折断的手臂一声也不吭,孙易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冷笑,伸手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来,瓶子里头装的可不是药丹,而是药粉,是火红火红的药粉,里头是红景天的药粉。

孙易家后园子里头生长的红景天可不是那种中药里堪比人参的高原红景天,而是具有炼魂能力的奇药。

这种药粉以孙易现在的能力,单独使用的话影响并不大,只是脑袋有些沉沉的,然后可以睡上一个好觉,睡上一觉之后,精神格外的健旺,当做安眠药来使用安全无副作用,甚至对身体还有很大的好处。

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东西就可怕得多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承受不住红景天强大的炼魂之力,如同木偶一般地任人摆布,无论受过多么严格的训练,多么强大的药物抵抗能力,都没有什么用处。

这还是孙易在巴而图收拾伊凡的几个手下时无意中发现的效果,当然,被红景天折磨完之后,也会得到不小的好处,这种好处也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

孙易用指甲挑出了一点点,那名司机的脸色已经变了,可惜身受重伤,又哪里抵得过孙易的巨力,一抹小小的红色粉末弹到了他的鼻孔里头。

司机的目光很快就变得迷离了起来,脑袋也不停地神经质地颤抖着,嘴里发出初生小狗般的哼哼声。

“怎么上楼?”孙易再次问道。

“后面有门,电梯直达!”司机一边抖动着一边道。

“里面都有什么人?”孙易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负责那里!”司机再次答道。

孙易没有再问,甚至没有怀疑真实性,在红景天之下,除了自己还有自己身边的几个女人之外,没有人能扛得住,就连伊凡这个前克勃格的精英都抗不住。

孙易没有再理会这名司机,推门下车,绕到了这家普通商务宾馆的后门处,这家宾馆的后门修建得虽不豪华却十分宽大,里面没有楼梯,只有一部电梯,电梯的旁边还站着一名服务生,见到孙易进来,先弯腰行礼,还不等他发问,就被孙易一拳头敲昏,然后从他的身上搜出电梯卡。

卡一划,电梯开始上升,一共有八层的宾馆楼,电梯在第六层就停了下来,门一开,入目的就是极为华丽的装修,还有数名持枪的警卫。

那些警卫的枪刚刚抬起来,孙易的手就是一扬,一把在机场随手摸来的餐刀飞掠了出去,一连切断了三个人的颈部动脉才余力未消地深刺进了墙壁当中。

从司机身上搜出来的手枪开火了,近距离驳火考虑的不仅仅是枪法,还有胆气,而这两样孙易都不缺,而且他以强大的腕臂力量霸道地压住枪械的后座力,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出枪开枪。

孙易的腰侧被子弹咬了一口,子弹钻进了肉里头,还有弹尾留在肉外,伸手揪着弹尾将它拔了出来扔下,手枪换了个弹夹,踩着七八具尸体向内部行去。

枪声一响,立刻剩下的警卫人员就飞快地向内部退去,孙易按着腰间的伤口,片刻就止住了血,扔了打光了子弹的手枪,重新捡起了两把,一步步地向内部走去,刚刚走过拐角,随手一巴掌拍了过去,将一个没来得及退出去的服务员拍得昏死了过去。

这显然是那些二三代们的一个聚点小窝,装修得极尽奢华,仅仅是刚刚拍昏的那个服务员放到外头都是校花女神那一级别的,个头也在一米六八以上。

而这种地方的警卫也个个身手不凡,最次也是野战部队侦察兵退役的,个个都是军中精锐,可是在孙易的面前,他们连递枪的资格都没有,哪怕是把手刚刚探出来,飞来的子弹也会立刻将手打断,弹不虚发。

剩下的这六名警卫步步后退,一直后退到了一间豪华包房前就再也不能退了,打开门退进了房间当中,而孙易也追到了门口处,啪啪几枪打在了门锁处,跟着飞起一脚踢了过去,直接就厚重隔音的实木门踢得倒飞了出去,跟着一片片的弹雨从门口飞掠而出,拉出一条条赤色的弹道火线。

“草草草,都特么小心着点,别伤着了老娘,你的枪口离老娘太近了,告诉你们,老娘要是掉了一根汗毛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姓韦的只敢软禁我,还不敢跟我动手动脚的,你算个老几!”

豪华包间里头传来了白云极具有特点的叫骂声,跟着又扯着嗓子大叫道:“当家的,你看着点啊,我还在里头呢……”

白云还没有喊完就没了动静,显然是被那些警卫捂住了嘴。

孙易冒着被击中头部的危险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在一阵阵的弹雨当中缩回了头,他没有看到白云,那些人非常聪明,没有把白云顶到前头来当盾牌,而是藏到了身后,如此一来,孙易的枪法再准也不敢随意开枪了,他用的是缴来的手枪,子弹同样也是,这帮家伙也是够狠的,子弹清一色都钨芯穿甲弹,生怕打不死人,而且这种子弹最大的好处就是,如果用人来当盾牌的话,枪法好,击中的位置巧妙的话,会直接穿过第一个人的人体击中后面的人,而穿甲弹穿体而过造成的翻滚,会对后面的人造成更大的伤害,绝对是在负伤情况下解决人质的最好选择。

现在孙易担心会误伤到白云,所以不敢开枪,一下子就僵持了起来。

电梯上升开门的声音响起,孙易一扭头,只见在拐角处,一条白衬衫不停地抖动着,跟着站出了一个空着手的年青人,孙易向他扬了扬下巴,“几个意思?”

“我们的队长想跟你谈谈!”年青人说道。

跟着,一个中年人缓步而出,距离墙角不过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保证他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情况下用最快的速度离开险地。

看着这个中年人,特别是他那双明明很精亮,却透着异样神色的双目,让孙易有一种汗毛乍竖般的感觉,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住了一样。

浓重的危机感让孙易握紧了手上的枪,死死地盯着这个中年人,中年人向他摇了摇手指头,“你最好不要随意动手,我没有想到你竟然直接就追到这里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去我给你的地址!”

“我可不是冲着你来的!”孙易冷冷地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你就算是把那个小姑娘救出来了又能怎么样?你认为你能逃得出去?”

“当然能!这一点我从不怀疑!”孙易说着呲牙一笑,知得中年人的后背直冷,更有一种毛毛的感觉,难道他还有后手?

中年人的目光微微向旁边一扫,正在暗处监控的那名精锐摇了摇头,这里早就被布置成了天罗地网,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那些来自顶级情报机关的各种小玩意的监控。

中年人刚要说话,孙易就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然后拎着手枪大步向不远处的窗子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中年人有些摸不清孙易倒底是几个意思了。

“走啊,你们都做足了准备我还不走,我傻啊!”

“那个小姑娘……”

“不救了!”孙易十分干脆地道,噎得中年人,也就是老鬼差点翻着白眼昏死过去,什么叫不救了?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孙易为了女人可以连命都不要的吗?现在只隔着一道门而已,他竟然说走就走?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