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6章 蝴蝶效应-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86章 蝴蝶效应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9:57Ctrl+D 收藏本站



拉贝德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不通世事的技术宅,但是他的心里头很清楚一个道理,以他犯下的事,还有曾经被米国神秘情报部门关押过黑狱的黑历史,这个世界上能护住他的人和组织不少,但是能够像现在这样自由的,几乎没有,易哥是一个很厚道的人,拿他当成朋友或是普通员工来看待,而不是一个身怀绝技,可以利用的棋子,从每次遇险,都让战斗力最弱小的自己先撤退就可以看得出来。复制网址访问

而易哥身边的高手不少,前阵子又弄来好几个大光头在埃米尔的身边,比之前的四大金刚还要牛一些,跟他们比,自己没有任何武力上的优势,只有技术这一项才能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了。

同时他也清楚,以孙易的财力,要请动顶级黑客入伙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他在技术方面的优势也不是很明显,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尽心尽力地将计算机技术教给尼莎和宫颜超的原因。

他明白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感情,他跟孙易是一起蹲守黑狱,一起喝着尿闯过大沙漠的交情,这份感情还有这份信任,是任何顶级黑客都无法替代的,再加上拉贝德干活也卖力,他相信孙易会给自己一个非常跟好的结局在,而不是被某个部门招安或是再次成为无法接触任何电子产品的囚徒。

其实拉贝德现在的下场也不错,本来人家埃米尔要请他做信息部长的,堂堂一国大部长呢,可拉贝德也不是傻子,巴而图这种小国根本就护不住一名顶级黑客,有了核武器也一样护不住,所以他只担任了顾问,然后偷偷地给自己建了好几个安全屋和战略点,所谓的战略点就是装载了各种先进电脑的安全屋而已。

拉贝德现在就居住在巴而图边境处一个小绿洲当中的战略点,得益于日渐强大的无线网络技术,让他可以抛开对有线宽带的依赖。

很快,拉贝德就将一份极为详细的次料给孙易发了过去,接过这份资料以后,孙易脸上的冷色更浓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来袭击梦岚等人的那几个武装人员个个不是普通人,而是在役的某情报部门的外勤人员,而这些外勤的顶头上司,某位局长曾经是一名韦姓领导的秘书。

看到这个姓氏孙易自然而然地就想到在奥门所遇到的那个傲气凌人的韦少,还被自己借着李老的名头狠狠地打了一次脸。

这些在京城里靠着父辈的名头混的世家子弟面子比命还要值钱,孙易落了他那么大一个面子,他要是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才怪了。

如果自己是老李家的直系弟子,同为三代的话,或许对比一下双方家庭背景认下这个亏也没什么,本身那就是一个极为势力的圈子。

可偏偏回头打听一下才知道,孙易就是一个挺能折腾的平头百姓而已,虽说他自己也是一事无成,但是孙易做的那点事在他们这种人看来,还真就是小打小闹,当他们接了父辈的班以后,很容易就可以走到部、国级别管理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玩的都是最顶级的政治,谈的就是几十亿甚至是上百亿美刀的各种投资或是支援。

被这么一个平头小百姓打了脸,韦少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甚至跟孙易都不必讲究什么规则,规则这种东西,只有在实力相当的人和势力之间才会使用。

只是韦少没有想到孙易竟然这么难缠,派出去的人手直接就被按住了,而且情况还比较严重,那几个胆大包天的奴才竟然把一个厅级领导的车抢了还差点杀了省一级的官员。

现在北方省压着几个人不放,逼着要说法,就连一方封疆大吏,省委书记都闭口不言,还透出一些不满的情绪。

一旦涉及到这个层面的官场,那可就微妙得多了,这些人都来自情报部门,竟然闯到自己的地头来,危及到省级官员,这其中倒底意味着什么?难道情报部门要参与到地方官场的监控上?那成了什么?难道要重拾明朝东西两厂的旧事?

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发生,于是对抗就发生了,甚至直接捅到了更高层,一省大吏可不是那些小地方官那么好拿捏的,哪怕是韦家自己那一派系的也只能安抚,更何况人家还不是自家派系的,韦少急得直跳脚也递不上话,就算是递了话,人家也未必答理。

这种京城衙内在四九城内可以横行,一旦到了地方上,给你面子那是你爹挣来的,如果不给面子,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也只能背后使点绊子,可是这种绊子到了省级大员面前就不管用了。

韦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捅得越来越严重,甚至引起了其它省份大员的注意,四处打听着各种消息,弄得京城风起云涌,事情已经超出了韦少的控制。

韦少现在欲哭无泪,整个后背都是烂糟糟的布满紫黑色的血凛子,一根柔韧十足的藤条都抽得开裂了,韦老爷子气得像风箱一样的喘个不停,而韦少还生怕老爷子气坏了身子,韦家数代单传,人丁稀薄,地位虽然高,但是在势力上甚至还不如一些二流家族。

若是老爷子有个好歹,就凭他那个刚刚到了副国级的父亲,根本就压不住场面,很快就会被吞得连渣都不剩,传奇家族最后只会剩下一个传奇而不会再有什么家族了。

“爷爷,您消消气,是孙儿错了,一切都是孙儿的错,要打要骂随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若是您不解气的话,再打就是了,只是您千万不能再动手了!”韦少强忍着扒皮似的剧痛,一把抢过了老爷子手上的藤条,然后咬着牙回手就从肩头抽到了后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又一次浮起了一条血凛子,哪怕是自己动手也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

看到宝贝孙子连抽了自己好几下,韦老爷子的脸皮都变得轻颤了起来,用力地摆了摆手,“你回房反省吧,三个月不准出门!否则的话……唉,也没什么了!”

韦少唯唯嚅嚅地应着,慢慢地后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找人来处理一下身后的血痕,然后沉声问道:“具体情况怎么样?”

给他处理伤势的是一名退休之后来家里工作的内卫,属于自家人,听到少爷发问,忍不住叹了口气,“情报局的吴局长被调职了,到党史办公室去当了主任,主管情报局的蒙铁军中将被内部批评,同时被调往西部军区担任副职,总之,这次影响非常大,打击也很大!”

韦少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可是韦家最忠心的两员大将啊,一个被调到闲职,而且记入档案,几乎不可能再被启用的可能,而蒙中将被调走并不严重,真正严重的是内部批评,这件事可大可小,可以说蒙中将的军中仕途就此终结了。

而这一切的起因,就是因为自己调用了情报局的几名外勤所引起的,这么一点小事,所产生的连锁反应,因为其中某些误会的原因,传到京城的时候已经由小蝴蝶的翅膀震动变成了一场大风暴。

“去通知老鬼,我要见他!”

老内卫微微一愣,然后低声道:“少爷,现在最好还是不要……”

“没关系的,你去吧,不就是一个小百姓吗,我就不信我拿他没有办法,而且他手上的药也必须掌握在我们的手上,对我韦家有大用!”

提起这个,老内卫不再说什么了,孙易手上药丹的事情,对于一定高度的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那种效果神奇的药丹手上掌握着一颗都可以救命的。

如今在京城,拥有这种药丹的人屈指可数,而唯一能公开流通的,唯有谢老这位中医大国手。

以谢老的身份,就算是韦老爷子也只能求药而不能威胁,且不说他这些年行医所结交下来的强大人脉,仅仅是他的名声和地位,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的,谢老凭着他堪称神技的医术还有高尚的道德,在中西医都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一旦动了谢老,那么影响的将是整个高层的医疗保健,试想一下,连医疗保健的头头谢老都会被人下手,那么谁还有安全感?

很快,老内卫就请来了一个身着的白色丝稠唐装,看起来年约四十,留着短须的中年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副儒雅读书人的模样。

这也是韦少对他十分信任和看中的原因,老鬼分明已经年近七十了,可是仍然看起来像四十岁,甚至还可以夜御三女,且连御七八天,越是如此精神就越是健旺。

韦少虚心请教,老鬼教了他一套阴阳调和之术,据说可以驻颜强体,韦少与老鬼曾经一起御女,确实发现二者的不同,而且老鬼从来都不用套套,女人也用不着吃药,似乎做到了传说中的炼精化虚的地步,而韦少每次都要女人吃了药才行。

老鬼见到韦少之后先摇了摇头,“药材还是那些药材,可是配制出来的药物效果却有天地之差,只能算是一般的保健品!”

“问题在哪里?是不是还有什么药引或是秘方?”韦少追问道。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