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3章 坏了规矩-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83章 坏了规矩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9:44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一只羽翎鲜亮的大公鸡扑腾着翅膀几乎是一路飞行过来,后头卡车上的人都是微微一愣,能够飞得这么高这么远的公鸡可不多见,而且个头这么大的公鸡也极其少见,就算是那种肉食鸡也长不了这么大,翼展都快比得上老鹰了吧。

枪手暗叫了一声可惜,仍然举枪向空中的那只大公鸡瞄了过去,块头这么大的家伙,飞行又不灵活,还不是一枪死的货。

只是他还没等开枪呢,一阵风声从身后呼啸而起,跟着就是一阵惊呼声,一个黑影扑到了这名枪手的身上,脸上针刺般地一疼,伸手扑打着,什么也没有打到,只有一阵阵的风声。

一只眼睛吊在眼眶之外,脸上更是被抓出及骨的深深伤痕来,身后的一名枪手拔出手枪啪啪就是几枪,却打了个空。

小萌可不是那只飞起来笨笨的大公鸡花花,而是一只真正的鹰,虽说雀鹰的个头小了一些,可好歹也是鹰啊。

花花也终于扑了上来,落在车头上一窜,爪子重重地一蹬,直接就将那个眼睛被抓瞎的枪手蹬到了车厢之外,跟着探头一啄,正啄在那名调转枪口的枪手脖子处,将他的喉管啄出一个深深的孔洞来。

大公鸡别看是一只鸡,另以为它只会成为锅里美味的肉汤,这东西发起火来,蹬人的劲大着呢,早些年农村养鸡舍不得杀,一只大公鸡养个三五年,可是能看家护院的,而花花的体形是一般公鸡的两到三倍大小,这力量更是倍增,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有了小萌和花花这两个又会飞又会啄的家伙出手,生生地将卡车逼停了下来,看着几个人从身后拿出枪来,梦岚就是一惊,生怕他们会把花花和小萌打死,打了一个呼哨。

小萌立刻冲天而起,在空中一个转折翻了两个跟头,几枪都打了个空,至于花花更简单了,跳下卡车一头钻进了路边的蒿草里头,半人高的蒿草一阵水波般的闪动,子弹打得乱草横飞也没有打掉它一根毛。

身后的卡车疯狂地追了上来,很快追上了后胎没气的奥迪车,跟着方向盘一打,砰地一声将Q7撞到了路边的沟里头。

虽然Q7不是防弹车,可是防御性也是经过特殊改装的,不使用特殊装备一时半会也打不开,那些枪手们也急眼了,终于拿出了非常规的武器,时间拖得久惊动了村里的人麻烦可就大了,闹得再大的事情,只要不涉及到**都有解决的办法,一旦**闹得太大,谁都压不下去。

一个巴掌大,厚度不超过一公分的圆形金属物被安装的最宽大的车前窗上,然后从上面又拽出了四根比小指细上一圈的半金属线,横拉在车窗上,几个稍退了一些,跟着啪的一声闷响,短时间的剧烈爆炸直接就将防弹玻璃炸碎,这似乎是专为破窗而设计的一种低威力炸弹。

大手伸进了车里头,将二女一一拽了出来,几个人架起她们就向卡车上跑。

这时一条体形极其硕大的黑狗狂奔着跑了过来,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叫声,顿时,整个村子里的狗都叫了起来,大大小小的狗聚在一起,潮水一般地冲了出来,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狗儿中间,还有两个格外醒目的黑家伙挤在其中,看得这些人眼睛都快要冒出来了,怎么还冒出来两头黑瞎子来?

梦岚和罗丹压着心中的惊慌,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目光中都看出坚定的神色,背在身后的手在衣角处一摸,一根指头长的马蹄针出现在她们的指尖,然后手一扭,马蹄针顺着抓着他们的大汉肋下深深地刺了进去。

这些枪手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哪怕是断了骨头也能坚持战斗,可是一根小小的马蹄针刺进身体里,剧痛和麻痹感瞬间就淹没了全身,让他们张着嘴无法痛呼,身体颤抖着缓缓向地面上坐倒了下去。

然后二女拽着被她们放倒的两个汉子,用他们做掩护趴了下去。

这时,几十条大大小小的狗还有两只黑瞎子一窝蜂似的扑了上来,枪声响成一片,狗的惨叫声不停地响起,甚至连熊大的后背上都挨了一枪,只是这家伙皮糙肉厚,脂肪更是厚到快有十指膘了,小口径子弹甚至都没能打穿里面的肌肉层,跟着就被黑瞎子扑翻在地,一屁股坐下去顿时就没了气。

因为村中狗的暴动,也惊动了村里人,正在准备秋收的老老少少拎着镰刀、菜刀等一切能充当武器的东西呼啦啦地跑了出来,上百号人黑压压地冲过来,可比狗群更有震憾力。

这些人一见这场面,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开着车子一溜烟地向村外逃去,他们刚跑没多久,几辆面包车还有轿车就从村子里头冲了出来,因为孙易的原因,大家伙的日子都富起来了,至少开上几辆车是没有问题的。

从沟谷村到林河镇,只有一条路,而要从林河镇离开,只有两条路,一条向东到林市,一条向西到达松江市,沿途经过一些小村和小镇,再没有其它的路可走,除非钻林子。

卡车和追上来的轿车呼啸而过,路边的草丛里头,一条修长的身影站了起来,怀里头还抱着大公鸡花花,脸色白嫩得如同蛋清一般,一头金色的秀发更是像披着缎子似的,正是越发漂亮成熟的尼莎。

尼莎咧了咧嘴,低头看看怀里头二三十斤重的大公鸡,“花花,这事有点不太对劲啊!”

花花发出一阵阵的轻叫声,尖尖的喙在尼莎的身上来回蹭了几下,看起来像是在磨喙似的,但是动作轻得像是在撒娇。

尼莎想了想,事情变得愈发严重起来了,这事已经不是她们独自可以解决的,白云突然失去了联系,柳双双险些被抓捕,现在梦岚和罗丹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亏得自己跑得快,要不然的话也免不了。

尼莎拿出电话给孙易打了过去,孙易的接到尼莎的电话之后眉头一皱,眼瞳瞬间就红了起来,身上的肌肉也在一瞬间崩紧,正跟他一块溜弯的斯嘉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在这一瞬间的变化,像是突然就小小地爆发了一次一样。

“怎么?”斯嘉丽问道。

“出事了,有人在针对我!”孙易道,同时将牙齿咬得紧紧的,祸不及家人这一条在很多地方都是潜规则,都很适用,比如在官场,比如在江湖,当然这只是大部分情况下,显然对方没有拿他当一回事,这些规则根本就没有用在他的身上。

斯嘉丽第一次用她最温柔的声音道:“去吧,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就算是有危险也不怕,别忘了,我可是血族呢,而且还是血族中贵族的预备役,这是我的血脉给予我的最大优势,我挺着肚子一般人也不是我的对手,别把我当成没有还手之力的小姑娘,而且,还有柳姐呢,她可是一个很细心的女人,肯定会照顾好我的!”

孙易握了握她的手,牙齿咬得咯崩做响,这一次,无论幕后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自己也要扒下他的一层皮来!

先把斯嘉丽送了回去,然后一脸阴沉地拿出了电话打了出去,“现在怎么个情况!”

“对方至少有四个人,其中两个人有枪,从他们使用的武装备上来看,绝不是一般的武装人员,现在他们正向松江市的方向逃去,村子里的人正在开车追赶!”尼莎用最简洁的语言把事情介绍清楚。

“马上告诉村子里的人,赶紧撤回来,不要去追了,剩下的交给我了!”孙易道。

“好!”尼莎应了一声,然后放下电话快步跑了出去,找到了六婶子,把孙易的话通知了一下。

六婶子虽说是个农村妇女,却有着农村妇女所具有的那种狠劲,做为一个很少出门,一切都从电视上了解世界的农妇而言,外面的世界就算是打翻了天也跟她没有关系,可是欺负到了家门口还没有动静,那岂不是成了怂逼。

在农村,人不可以怂,人一旦怂了,别人就会从家门口一直欺负到炕头上,所以遇到欺负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拼了命地打回去,打不过也要打。

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才会有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说法,因为越是穷山恶水就直划封闭,越是封闭一些传统的想法就是深重。

不过现在是孙易说的话,村民们自然要听从一下,毕竟方圆三村有了很大的入变全是因为孙易,甚至因为孙易的原因,其它的村子日子也一下子比从前好过了许多,至少在收入方面翻倍了,所以在乡村里头,只要提起孙易,就没有不竖个大姆指头,对于他女人多这件事情,更是只有赞扬,只有有本事的男人才会像他这样一下子找好几个才婆。

所以这周边的乡村,哪家的爷们要是起了外心,有了外遇或是找了小姐什么的,都会被人骂上一顿顺使再狠狠地鄙视了一下,你有人家孙易的本事吗就干人家的事,知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往往能说得人抬不起头来,乖乖地回家老实过日子。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