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6章 丑事中的丑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76章 丑事中的丑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9:1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手上药丹的奇效,沙特的某些高层十分清楚,谁也不会嫌弃自己的手上多一份保命的希望,而孙易似乎也知道这个情况,在交出药丹的时候,十分郑重地道:“我必须要先声明一下,这个药丹并不是治百病的神丹,我们华夏讲究的是药医不死人……”孙易差点把后面那句佛渡有缘人给说出来,在这信仰地区说这种话就是一种找揍的行为。

孙易顿了顿道:“你们用可以,对身体没有害处,但是能不能救命,就全看缘份了,千万千万不要把它想得太过神奇!”

拉依不由得奇怪地看了孙易一眼,他本以为孙易会将他手上的药丹夸得天上少有地上全无来增加份量,却不料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孙易耸了耸肩道:“你可以把这个当做免责声明,免得吃了这东西没有把小命救回来还要怪我没有拿出好东西,我可不当这个冤大头!”

拉依轻轻一笑道:“当然,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可以医治百病的药!”

孙易暗自嘀咕了一句,我的药就能,但是这话心里清楚就好,是绝不会说出来的,万一到时候砸了招牌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不真是让孙易琢磨对,他的药还真像是能医治百病似的,沈城的身上就出现了医学上的奇迹,剧烈的毒性本来已经侵蚀了身体,几乎没有任何抢救的可能,现在不但毒素被消聊了,甚至被剧毒侵蚀的内脏和身体也被修复了过来。

还不到十天的功夫,沈城就恢复了正常的健康,只是整个人变得极其阴沉。

小兰给他送来的饭菜,被他直接就扔到了窗外,甚至还上脚踢打起小兰来,每一脚都在向她的肚子踢去。

小兰当年也不是省油的灯,虽不是顶级世家,可是能量也一样不小,而沈家自从老爷子去逝以后,已经大不如前了,从二流一下子掉到了三四流,只是比他们兰家强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小兰也不受这个气,直接就回了娘家,当然,豪门大族是不会将这种事情撕破脸皮的,更不会干出离婚这种事情来,顶多就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哪怕是各自把相好带回家,一起在客厅里乱搞也没有问题,只要维持表面的夫妻关系就可以,这种关系的豪门中人可为数不少,当然,有一个前提就是生的孩子必须是自家的,都是要做亲子鉴定的,只要孩子没问题,其它的就随便了。

沈城黑着脸出院回家,虽然身体还有些不太舒服,可是总似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动着,让他不停地恢复着活动。

看着沈文的老婆,没错,就是沈文的老婆在忙里忙外给他端茶送水拿水果,那件及地的真丝长裙也没能掩住她仍然有风韵的身躯,直到沈城突然暴起。

“你……你要干什么,住手,我是你……”

突然一声重重的摔门还有怒喝的畜牲声惊醒了沈城,身体一哆嗦,本就快到的关键时刻此刻提前到来,他甚至还多动了几下。

沈文的眼角都快要瞪裂了,自家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自己就算是弄了儿媳也是为了这个家族啊,是为了整体的利益,绝不会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现在这个畜牲竟然……

沈文怒极了,伸手抄起旁边的花瓶狠狠地砸了过去,砸到沈城的肩头迸碎,破碎的瓷片划得他满脸桃花开。

本来沈城已经缩了,可是沈文这么一砸,立刻就让他暴怒了起来,连裤子都顾不得穿,跳起来一拳头就冲着沈文去了,一边打一边还在不停的叫骂着。

父子俩个打到了一起,妇女扯着被扯烂的睡衣上前阻止,却被沈文一脚踹开。

到了此巡逻的内卫听到了动静,本来像这种居家之事哪怕闹得再凶他们也不会管的,领导家的事情最好谁也别掺和。

可是当他们听到一声枪响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无视了,在这种国部级领导所居住的地方竟然动枪了,那可是极其严重的后果。

一队内卫冲向了沈家,推开门冲了进去,只见光着屁股只穿着上衣的沈城正拿着一把伯莱塔半自动手枪,一脸凶悍,甚至有些扭曲的欣喜,枪口对着腹部中了一枪的沈文。

“你……你竟然……”

“你搞得我的老婆,凭什么我就不能搞你的老婆,啊,凭什么!你特么去死吧!”沈城一脸狰狞地扣动了扳击。

伯莱塔半自动手枪在瞬间就将十几发子弹打进了沈文的身体里头,已经无法遮挡住自己身体的妇女也绝望地坐到了地上,沈家完了,无论是本家还是旁支,全都完了,甚至连她的家族都要受到极大的影响。

豪门大宅里头可以出很多丑事,甚至一些夫妻还会亲自参与一些疯狂而又极乱的聚会,甚至直接就在自己的家里开上一场几十人甚至是上百人的无遮大会,这些都无关紧要,大家都居于特权阶层,谁知道谁有一天会不会参与甚至是主办这种事情呢,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

可是发生他们沈家的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老公公扒灰儿媳妇出墙什么的也偶有发生,可是干出沈城这种事情,而且还把自己亲爹杀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谁都瞒不住。

沈城在第一时间被控制了起来,而妇女要回去换衣服,可是左等也不下来,右等也不下来,直到一名女内卫上了楼才发现,妇女已经上吊自杀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沈家在半天之内就分崩离析,沈城再也不可能出现在公众视野,甚至这辈子能不能走出秦城都是两说呢,无论是谁也不会放过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因为此事影响,沈家的名声彻底臭了,分支的人就算是再优秀,干出的政绩再多,虽不至于撤职查办,但是靠边站,坐个冷板凳还是没有问题,在政治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对错,哪怕查不出证据来,一句革命同志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就可以解决了,更何况沈家能上得了面前的全都倒了。

沈家算是彻底退出京城,再有个三五年就彻底退出政治圈,成为泯然于众的一员,这种事情在京城并不少见,在残酷的政治斗争当中,一旦落败,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上来踩上一万只脚让你永事不得翻身,不出人命,却剥夺了所有的政治上的权力,比要命还难受。

孙易是听罗远堂说起这事的,这是一个现成的人情,罗远堂也乐得送给孙易,孙易听了罗远堂道出前因后果来,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了,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卧槽,这个沈城还真是牲性啊,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

“谁知道呢!”罗远堂淡淡地道,并没有跟孙易过多地讨论这件事情,这种豪门恩怨还算是秘密呢,当然,在某个圈子里也只算是八卦新闻,自己就算是不说,以孙易的能力,要不了两天就会知道。

果然,不到两天的功夫,在京城厮混的白云就得到了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消息,通了孙易一下子之后,就跟柳双双研究起来能不能钻个空子,毕竟沈家的底子在那里,就算是干耗也能耗上一阵子了。

曲歌也参与了这几方会议,立刻就将白云的提议否决了。

白云大怒,把一片刚要去卫生间换下来的卫生巾啪地一声就摔到了桌子上,“小弟弟,你是不是就跟姐姐做对?你想干什么,想不想让姐姐给你介绍女朋友了!”

视频里,曲歌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似乎把她当做空气了一样,让一向对自己容貌很有信心的白云很受伤,这个曲歌聪明,而且还冷着呢,对她和柳双双,甚至是对尼莎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不过说到底,人家也有恃才傲物的本事。

这时,柳姐切进了视频会议当中,向曲歌道:“小曲,说说你的道理吧!”

看到突然出现的柳姐,曲歌微微一愣,然后低下了头,手指在眉心处捏揉了起来,心思细腻的柳双双发现,这个曲歌的脸竟然红了,只是借着这个动作来掩示自己。

柳双双突然觉得有点牙疼,结合她丰富的理论知识她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希望这个小家伙招子放亮一点啊,可别干出什么傻事来。

曲歌一抬头,脸色恢复了正常,一脸肃容地道,“沈家现在已经成为了过街老鼠,如果我们向他们下手的话,只会拉低了我们的格调!”

“放屁,咱们干这种事情还用得着讲格调吗?你在报告中也提到了,要不择手段才能快速形成必要的网络!”

“但是绝不包括沈家,一旦将沈家纳入进来,我们将全面陷入被动当中,这种事情在国内,可是禁忌中的禁忌,绝对不能碰!”曲歌斩钉截铁在道。

只是他没有发现,柳双双和柳姐的脸色都微微有那么一丁点古怪,就连知道一点什么的白云都抱着肩膀一副看热闹的模样,曲歌再聪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