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2章 个中滋味-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72章 个中滋味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8:57Ctrl+D 收藏本站



一天的时间,足够孙易做很多事情了,比如,直接将沙特情报局长哈马连人带车一起开到了一个巨大的箱式货车当中,至于哈马那辆装满了各种先进仪器的车子,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出自宫颜超手下的一个小小屏蔽仪,直接霸道地将所有的信号屏蔽掉了,根本就不分你我。

哈马是沙特最精锐的特工,曾经在米国中央情报局,CIA等多个部门实习受训,就算是在米国的时候,他也是最精锐的情报员,回国之后担任过多种职务,直到年近五十,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担任了情报局的局长,为沙特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哈马在刚刚被关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有能力收拾他一个局长的,肯定不是一般人物,当初他默许了多个势力围杀孙易的时候,就做好这个准备,甚至想好了措词,他相信,以孙易和莎玛公主极为良好的私人关系,只要听到了自己的措词,肯定不会杀自己,还会恭敬地把自己送回去。

所以哈马并不慌张,静静地等着与孙易的会面,可是当车停下来之后他才发现,他根本就见不到孙易,只有两个面目冰冷,在阳光下还十分不耐烦的白人大汉,粗暴地拖着他到了路边,一个一人多深的沙坑很快就挖好了,身上胡乱地缠上两圈绳子就塞了进去,然后向里头填沙子,像是要把他种进去一样。

哈马终于慌了,无论他有什么样的技巧和手段,都要见到孙易才能使用出来,哈马拼命地扭着身子,高声大叫着,“住手,你们住手,我要见孙易!我要见他,我有话要说!非常重要,事关他的生死,事关他身边人的生死!”

如果是一般的情报员,出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也要停手联系一下孙易,可惜他碰到的可不是什么情报员,而是以古板、固执和出色的命令执行能力的血战士,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逮到哈马,栽到沙漠里头种成花,所以,少放一锹的沙子都不行,直到把沙子填到哈马的脖子处,再小心地踢出一些沙子,让沙子刚好到他的下巴处。

大量的沙子围压上来,压得哈马喘不上气来,他彻底地慌了,死亡的恐惧如同潮水一般地向他涌来,他用这种方式处理过很多沙特的敌人,还有自己的敌人,自然知道,被埋进沙子里,需要几个小时才会死去,一半是被挤压,一半则是被沙子的热量生生地蒸熟,最残酷的死法也就是这样了。

在他的几次呼喝,四处松软的沙子挤压着他的胸腔,让他能吸进去的空气越来越少,叫声也越来越少。

那辆硕大的卡车轰轰地开走了,公路离这里不过二百米远而已,高等级公路上车辆很少,就算是有车辆经过,以哈马如今的状态也喊叫不出来了。

几只秃鹫远远地落地,慢慢地踱着步,静静地等着死亡的来临,如果用人类的道德水准来衡量自然界的鸟类甚至是所有的动物,秃鹫这种或许是道德水平最高的鹰科鸟类了,它们可以很有耐心地等待着死亡,当你死了以后,还会轻轻地啄上一下试探你死了没有,只有你死掉了,它们才会下嘴吃掉你的尸体。

哈马是被几辆路过这里的跑车E族发现的,毕竟这里盘旋着数只秃鹫还是很引人注目的,只是被发现的时候,哈文的整个脑袋只剩下了一个布满了啄痕的骷髅,沙子也被扒开了许多,肩头的地方肉已经被吃掉了,内脏被松软的泥沙从地下生生地从骨架处挤出,也被啄得乱七八糟。

堂堂情报局长被人暗杀了,而且还并非出于本国政治内斗,这种事情放到哪个国家都不是小事,情报局长的级别可一点都不低。

沙特一阵兵慌马乱的时候,华夏京城,担任着某部部长的沈文带着一脸的难色求见李老。

如今在京城悄悄地流行着一种小小的药丹,这种药丹的来历不少人都知道,可是知道归知道,却忌讳莫深,从不外传,毕竟这可是保命的东西,自己可以不用手段去在身体上消灭政敌,可是政敌要是得病死了就不关自己的事情,无论是谁得到了药丹或是来源的消息,都封锁得死死的。

而公开知道谁手上有药丹的,一是李老,二就是谢老这位杏林国手。

本来谢老是最好的选择,就算是再不能得罪的大国手,也是一位医德高尚的名医,以沈文的身份去求药,哪怕沈家老爷子已经去世,家世也大不如前,但是谢老仍然要给这个面子。

可惜谢老跟随首长出口执行保健任务了,并不在京城,他的弟子潘晋祥倒是在京城,只是潘晋祥可精明着呢,也是知道更多内幕的,自然不肯往这个套里头钻。

沈城重病而倒,全身青紫似乎是中了某种剧毒,在京城最好的医院在做透析,潘晋详看过之后要用中药来医治,可是最后沈文还是选择了做血液透析。

血液透析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X光下可以看到,沈城的内脏都已经开始出现了腐蚀的现象,这个时候再请潘晋祥出手的时候,他已经在不停地摇头了。

沈阳数代单传,旁支倒底不如嫡系,沈城刚刚结婚不久,可是娶个老婆还一直都没有怀孕,这是要绝了老沈家的后啊。

沈文越想越是伤心,这才到李老这里来求药,李老没有拒绝,吩咐拿了一枚药丹给他。

药丹确实起到了奇效,说不清原理的药丹竟然止住了沈城身上的剧毒,可是剧毒的影响太深了,沈城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至于那方面的能力更不行了,肾脏受损,而且一部分肌肉也受损,那东西现在缩得只有小小的蚕豆般大小。

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病房的门关上了,沈文坐在椅子上,手捏着额头,身心疲累,不时地看看扣着面罩成了半死人的儿子,目光扫过儿媳晓兰,是京城一家三流世家中的小女儿,出于政治目的联姻,婚前也是京城一朵交际花,出发名的浪,不过优点就是懂得保护自己,肚子里没有死过人。

看着小兰在忙活着,特别是一弯腰的时候,丰满的臀部勒个小小内裤的痕迹,紧身弹性十足的外裤甚至勾勒出器官的那一条细细的缝。

沈文的脑海中灵活一闪,儿子这才刚刚躺下,如果小兰这个时候怀孕了,谁又知道孩子不是沈城的?只要这孩子是沈家的就好,而自己年方五十出头,正值年富力强,生个孩子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只是巧妙地安排到自己儿子的身上,孙子其实是儿子这种事情不要在意,只要是自家的种就行了。

想到这里的沈文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将按倒在旁边的沙发上,手向下一拽,没有腰带的紧身裤带着那条巴掌大的小裤刷地一下就落到了膝盖处,捂着她唔唔低叫的嘴巴压了上去。

这种完全违背了道德的行为让年青时候也是一枚浪子的沈文出奇的勇猛,本来还要靠一些药物来维持这种生活,可是这一次,只是几十秒之后就变得坚硬如铁,几分钟之后就全身僵硬颤抖了起来,自从三十岁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这种有质量的生活了,甚至感觉从来都没有像这一次量那么多,多到似乎将自己的脑浆都跟着一起注入了进去。

沈文翻躺地旁边的沙发上,甚至连裤子都没有力气去提了,小兰躺在他的旁边,目光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毫无焦距,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或许,出于家族利益,她必须要忍受下来。

这时门一响被推开了,沈文一惊,想要拽裤子已经来不及了,一个打扮入时,丰满圆润而又不失贵妇气质的妇女走了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一下子就惊呆了,只是呆了那么一会,就赶紧回手把门关得死死的。

豪门大宅里头,谁家没有点丑事,像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可是发生在自家,却让人难以接受。

大宅门里的女人都知道,走到一定高度的男人,除了对权利痴迷之外,一旦涉及到色这种事情,根本就是管不住的,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外人看着风光,实际上怎么回事,只有自家才清楚。

沈文的兴致出奇地高,甚至看到自己已经近十年没有动过的老婆都觉明艳动人,腹中的火气升腾着,竟然又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最后当着还没有提起裤子的小兰的面,将老婆也按了下去,或许,老婆能再生一个呢?

只是沈文小看了孙易那药丹的威力,沈城确实已经半死了,可是药丹仍然是缓慢而又坚定地修复着他的身体,看似昏迷的沈城其实已经有了意识,正在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当自家父亲开始行动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一条缝隙,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沈文压到沙发上,然后又将母亲按到距离自己不过半米远的地方从后面攻伐着,谁能知道此时沈城心里的滋味。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