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家务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69章 家务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8:44Ctrl+D 收藏本站



这二人刚刚一动,落在脖颈后的鼠须针就顺着毛孔刺了进去,并不疼,只是像头茬或是胡茬刮了一下那样痒中带着微疼,随手挠了一下也没当回事,只是他们发现,刚刚挠过去的手怎么也无法收回,身体也僵得厉害,然后眼睛开始充血,一切都变得血红了起来,不到五秒钟,两个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机场顿时一阵大乱。

那些机场的安保人员和特警也知道他们的身份,这种特工级别的恶斗可不是他们能够参与进去的,立刻上报。

沈城接到报告立刻就压了下来,打从孙易一回来,就连连折损人手,这已经是第四个了,自己手下能干脏活的好手本来就不多,几乎全折在孙易的手上了,简直就是自己天生的克星。

沈城拿着电话犹豫了好几次也没有打出去,重重地一拳头砸到了桌子上,“最后一次,再试最后一次,我就不信弄不死你,我就不信你不去救曲家的那个小崽子!”

曲小木的家住在一个不是很大,叫做潭县的小县城,人口不过十万的样子,以农业为主,几乎没什么特产,只是以当地的农产品深加工打出那么几样红薯干之类的特色。

孙易寻着地址找到了曲小木的家,却发现门已经上锁了,屋子里还有人声,难道是那帮家伙追到这里来了?不过再一想也不可能,都是专业人士,怎么可能搞得这么热闹?还有麻将的哗啦声。

孙易轻咳了一声,然后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横堵在门口,上下地打量着孙易,然后用十分不善的语气道:“你找谁?”

“这里是曲小木家吗?”孙易问道。

横肉妇女的脸刷地一沉,道了一声不是,砰地一声就将门关死了,差点砸到了孙易的鼻子。

孙易退了几步,看看门牌号,再看看楼栋号,与自己调查到的完全一样啊,或者还有其它的原因?

在这个陈旧的小区门口,有一家小超市,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开设的,这种老式小区多是多年的老街坊邻居了,或许从他们那里能够打听到一些什么。

孙易挑贵的烟酒买了几样,又买了价格最贵也是利润最大的两样水果,花了足足一千多块,在这种老式小区,又多居中老年人的地方一下子在这种小超市花钱买这么多的东西可不容易。

“哟,小伙,走亲戚啊!”男人一边麻利地结着帐一边道。

“是,去看看曲大娘,我跟他儿子曲小木是好兄弟!”孙易笑道。

男人的手上一顿,还剩下一条中华和一盒二百多块的大樱桃没有结算,“小伙,你要是去老曲家,可算是白跑一趟了!”

“你瞎说什么呢!”模样清丽,却一脸精明的女子赶了过来,在底下伙偷偷地狠踢了男人一脚,一般这种三十多岁,特别是女人还比较漂亮的,男人都会有些惧内,除了在收入上的原因之外,还有就是男人已经招架不是女人的虎狼需求,难免会觉得理亏,自然惧内。

男人低头不敢吭声,女人快速地结了帐,孙易掏出一大叠的钱递了过去,指了指柜台后头一条最贵的烟道:“再拿一条那个!”

女人的眼中露出了喜色,这种昂贵的香烟本来价格高利润大,更何况那还是假的,一千多块的一条的烟,她能赚上一大半呢。

孙易当然看出来了,不过想探听一些消息,不给点好处怎么行。

拿了烟,当着他们的面拆封,给男人递过去一支,然后自己从兜里取出自己带过来的出口中华点了一支。

看到孙易把烟拆封了,女人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柜台上可是写着呢,烟酒属特殊商品,一旦售出,不退不换的。

孙易这时再打听老曲家的事情,女人见也没什么顾客,可比男人热情多了,而且消息也详细了许多,女人喜欢八卦,特别是这种生意面上的,跟小区里大部分人都认识,也都能说几句话,了解得更多,再加上各种猜测,更是详实到了极点,哪怕是最优秀的情报员也没有她们的道听途说得到的消息更加详细。

女人喝了口水之后深吸了口气道:“要我说,曲老二也太不是个东西,就算是自家大哥死了好多年,可两个侄子还在啊,一个女人拉扯两个孩子可不容易,他那个老婆钱莺莺更不是个东西,小木当兵的时候,她就不时地来占个便宜,撺掇着曲嫂子把房子卖了去郊外买房,说是那地方能占地,到时候得的更多,都是明眼人呢,谁不知道钱莺莺想低价把房买过来,甚至欠钱不给呢,越有钱的人就越是扣门!”

孙易渐渐地对上了号,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就是曲老二的老婆钱莺莺了,一脸横肉却取了这么一个小鸟依人的名字。

“那后来呢?”孙易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问道,有了孙易这么一个知趣的听众,女人更加有解说的浴望了,甚至还稍稍地挽了一下袖子,一副要大讲特讲的样子,平时可碰不到这么好的听众。

“这不,曲嫂子没同意卖房子,钱莺莺就不干了,三天两头上门找门麻烦,说是曲歌晚上学习耽误了他家休息,耽误个什么呀,两家隔着一条大马路,分属不同的小区呢,可是钱莺莺非说曲歌学习太好,让她女儿压力太大,非要人家曲歌掇学,这不是瞎扯呢,她自己天天打麻将,还拉着孩子上桌凑人数,学习能好才怪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她那个闺女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才十六七岁,就跟了不知多少个男人了,听说有一次还跟四个男人一起开房呢,啧啧啧,你说这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怎么受的呢……”

看着女人越说越离谱,最后目光还在孙易的身上含有其它意味地扫动着,这让孙易很是无奈,赶紧递过去一瓶饮料让她解解渴,趁着她说话一停的时候,赶紧问道:“那曲家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女人一拍大腿道:“要说这曲小木还真是有本事,当兵休假回来的时候,带了十几个大头兵回来把曲老二的家给堵了,门都砸碎了,人家钱莺莺可不简单,她的姐夫厉害着呢,是咱们县交警大队长,那权利可大着呢,好歹也是警口的,打了招呼把他们全抓进去了!”

“哇,确实挺厉害的!”孙易做出惊讶的样子,实际上很不以为然,以曲小木他们那些兵王的身手,区区一个小县,别说是普通警察了,就算是动用武警也未必能抓得住,只是人家家在这边没法跑而已。

女人喝了口饮料,这种价格颇贵的纯果汁饮料平时可舍不得喝,又灌了一口,抹抹嘴巴道:“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呢,来了几个当兵的直接就把人领走了,说是当兵的犯了事不归地方管,曲小木临走的时候又去了曲老二家一趟,把他的家里都砸了,一看就知道,曲小木和那些宪兵是一伙的,可人家属于军队的,谁也管不着。

有了曲小木这码子事,钱莺莺算是消停了几天,可是后来听说曲小木被军队开除了,她又闹腾了起来,就琢磨了占了曲老大家的房子,不过听说曲小木后来回来了一趟,然后钱莺莺病了好一阵子,又老实了起来,这事倒是挺奇怪的!”

孙易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时候两人刚干了几票黑吃黑的买卖,手头有了闲钱,曲小木当然要衣锦还乡,原来是回来办这事来了。

女子跟着压低了声音道:“听说那会曲小木就发财了,最好笑的是,钱莺莺那个闺女,同样姓曲的小娃子,竟然还悄悄地勾搭起自己的堂哥来,还不是图人家有钱嘛,不过最后有没有勾搭成我们就不知道了!”

女人嘴上说着不知道,可实际上脸上的表情尽是兴奋的八卦之色,脑海里头不知转过了多少次精彩大戏了。

“钱莺莺的姐夫不是交警大队长吗?挺有权的,还缺那几个钱吗?”

“人家有钱也不能直接给她呀,要怪只能怪曲老二和钱莺莺没本事,整天除了吃喝玩乐就不知道干正事,当初两人倒腾二手车还差点把他姐夫给陷进去,夫妻两都是废物!”

“对了,听你说了半天,怎么很少听你提曲老二呢?”孙易问道。

女人摆了摆手道:“他有啥好提的,男人没本事,性子又蔫,还不是让老婆压得死死的,女人让撵鸡不敢撵鸭那伙的,甚至还跟着女人一起上门来折腾自家大嫂,太不是个东西了。

前阵子曲小木回来了,一下子就买了一辆大奔,挺高挺壮的那种大车子,这两口子刚刚热着脸凑过来,谁知道那破车自己就着了,把曲小木和他老娘一块烧死了,就剩下曲歌自己了。

听说大奔那边还赔了不少钱呢,曲歌连钱还没拿稳就没了影,这下子钱莺莺可乐坏了,听那边小区的人说,半夜了还能听到钱莺莺笑醒呢!”

“她那么高兴干什么,两家的仇就这么深吗?”孙易好奇地问道。

“你知道什么,人家钱莺莺乐的可不是这个,曲小木在国外发了财,手上可是有一大笔钱呢,现在这一家子两个死了,一个失踪了,要是论起继承权了,可不就落到了曲老大的手上,到了曲大老手上就是到了她手上,看看,这才几天的功夫,人就搬过来住进了曲老大家里头,听说这几天正猛劲往银行里头跑要继承什么财产,听说人家曲小木的钱是存在外国银行里头,要转过来麻烦得很,人家外国人还要派人来调查呢!”

本书源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