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这柿子正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65章 这柿子正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8:26Ctrl+D 收藏本站



柳双双扭头看看傻大柱,他正在用手指头挖着鼻孔,挖得舒服着呢,甚至还要把挖完鼻孔的手指头放到嘴里头尝尝味道,见柳双双的目光望过来,赶紧把手放下来,想找纸巾却没有找到,嘿嘿一笑,把手在那个混子的衣服上狠狠地蹭了几下。

这个只是老老实实地苦着脸由着他折腾自己,只是在心中暗暗哀叫着老子的范思哲啊!

柳双双来到海城的时候,也详细地了解过海城的政治格局和一些上得了台面的人物,这个凌少确实背后的靠山很硬,甚至他家那个当大局长的父亲关系能够一直延伸到京里去。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位主管交通,手握周边数个附属县市交通工程的大局长竟然跟海城那位强势的一把手书记岳向阳并不是一路人,分属两派,平时似乎也没少给岳向阳找麻烦。

岳向阳不是不想查他,证据都堆得一尺厚了,证据明确,事实上很多大员都是如此,只是势力盘根错结一时不好动罢了,真到了能动的时候,连审都不必审了,直接就能扔到秦城去到监狱里休养了。

柳双双微微一笑,就是你了,自己要立威,要在海城打出一片基业来,拿捏的尺度非常不好找,太硬的吧,会踢到铁板,虽说最后只要自己求救肯定会没事的,可是太丢了,如果太软的,又拿捏不出水平来,而这个凌少正好可以当成那只吓猴子的小鸡。

赵恒的眉头微微一皱,“你要动路胖子?”

“没错,就是他!”柳双双道。

赵恒摇了摇头,“如果你看到路胖子的升迁之路就可以发现,他一直都没有离开海城周边,他升到现在这个位子上,贪的数额以亿计,据我的暗报,他在城郊的别墅里藏的现金就超过了两个亿,甚至还有八千多万老版已经无法兑换的现钞,就算是把这些证据都拿出来,也搬不到他。

到了他这个级别上,已经不是简单的反腐之类就能拿下的,而且是政治前途,是靠山,再大的罪状,只要上头一句老路是个好同志,要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就可以全部抹平!”

柳双双笑着听赵恒把话说完,然后看向她道:“如果是我们的人呢?”

“嗯?你什么意思?”赵恒微微一愣。

柳双双笑道:“如果,是我们的人,我们的中委把人带走呢!”

赵恒想了半天,突然一瞪眼睛看向柳双双,这个年青的小丫头还真是……真是胆大包天啊,在心里微微一琢磨,不得不说这种方式确实非常有成功的可能性。

“只是,我们需要好好合计一下,想想怎么收一收首尾!而且最关键的是人手,要有合适的人手啊!我那些手下黑味太重了,装不出来!”

柳双双捏了捏眉心,微叹了口气,人手啊人手啊,还是人手不够用啊,自己又不想向易哥伸手,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总能找到解决之道的。

凌少还在裹着石膏躺在病床上,傻大柱那一巴掌直接让他重度脑震荡,躺了一整天才缓过劲来,他阻止了手下要报警的举动,这事一定要自己解决才行,直接找警察收拾也太便宜他们了。

只是没想到派出去的人手竟然就这么没了动静,豪哥抹着冷汗站在凌少的跟前,只是一个劲地低头认错,别的绝不肯再开口,别人不知道,可是他探明白了,那个人竟然跟赵总有关系,恒姐在海城可绝对算得上是传奇了,短短一年之内崛起,然后快速洗白,其速度让人感到惊叹。

这样的人,还是一个女人,只要那双招子不瞎都能看得出来,绝对不好惹,还是超级不好惹的那一种,所以十分聪明地选择了隐藏,只希望凌少发完了脾气可以找别的高手去解决这件事情。

路国春腆着大肚子,背负着双手慢悠悠地走进了办公室里,秘书送来了当天的报纸还有一杯茶,提醒他一个小时以后开会。

路国春点了点头,翻开了报纸的头版,上头报道着一些国内政坛的大事,对于一般小百姓而言,就是看个热闹,甚至直接就略过了,可是对于路国春这种级别的官员而言,却可以从中看出很多东西来,比如领导如何出场顺序都有很大的讲究,这也是官员除了自身的人脉关系之外了解政坛走向的一种最重要的手段。

这一版报纸翻完,一杯茶也喝得差不多了,秘书又给续上了水,路国春把水杯向桌子上一放,准备去上个厕所之后就开会。

可是还不等他站起来呢,门就被推开了,两名脸色冰冷,如同雕塑般的男子走了进来,短短的头发甚至可以看到青青的头皮,一身藏青色的西装材制并不好,却极为笔挺,在领口处还别着两枚小小的国徽。

看到这两个年青人走进来,路国春的心里就是咯蹬一下子,蹬蹬连退了两步,指着他们一脸的惊骇,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他只是局长,哪怕在常委之列,也是排名靠后的,如果是一把手或是二把手的话,肯定会有更高级别的官员陪同,可是他还用不着。

“路国春同志,我们是中委工作组的,这是我们的证件,有些事情需要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两名年青人同时将证件翻开一个亮,在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去看证件,凡是当官的都知道,最恐怖的一件事情就是纪委的找上门来,凡是被找门来的,都是证据确凿,也是上头更高级别点头同意要办的。

在这种情况下,再挣扎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被带走的从来都没有回来的,完了,完蛋了,这是路国春脑子里头唯一的念想。

想到自己就此失势,家里堆积如山的现金,这辈子怕是都出不来了,他是有资格进秦城的,那地方几乎与养老无异,可关键是,当了半辈子的官,掌了半辈子的权,失去了权利,几乎与失去性命无异。

腿一转,肌肉一松,淋淋而下的尿液把整个裤子都浸得湿透了,更是灌了一皮鞋都是。

两个年青人的脸上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如同两尊木头人一样,至于路国春的秘书更傻了,当秘书的在领导高升的时候,肯定会跟着一起高升,可是领导一倒霉,第一个倒霉的肯定就是秘书了,谁叫秘书是亲信中的亲信,也是最重要的突破口呢。

不过让秘书感到吃惊的是,这两个年青人带着路国春下了楼,然后上了那辆没有牌照的奥迪车悄然而去,从头到尾都没有理会他,似乎自己就是一个透明人似的。

在机关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路国春被中纪的人带走的消息,不到十分钟,就传遍了整个机会,而且由上而下,不到半个小时,周边县市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有惶恐的,有可惜的,还有拍手叫好的,但是每个人的看法都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路国春再也回不来了。

别管是级别最高的中纪,还是下面的省纪、市纪甚至是区区一个县纪,只是搞这一行的,真要是出手的时候,必定是雷霆一击,所有的证据早已经摞起老高了,大家都在这个圈子里头混,自然知道,不是不收拾你,而是还没到收拾你的时候,不查全都是孔繁森,一查起来,个个都是和绅。

等到开会的时候,岳向阳看了一眼空着的位子,喝了口茶,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下首处脸色铁青的市长,也是他的死对头安阳。

安市长的脸色不太好看,谁都知道路国春是自己的人,跟自己是一派的,现在中纪的人把他给搞走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向自己下手的意思?中纪的人突然下手,他之前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就连在京里的靠山都没有给自己一点暗示,难道是上头对自己不满了?或者是岳向阳的那些改革派们发起了又一轮的进攻?

心里画着魂的安市长眉头紧皱了起来,甚至连心思都不在这会议上了,一个不小心,就让岳向阳通过了几个此前没有通过的议题。

路国春的眼前一亮,此时他已经完全昏掉了,车子转了不知多少圈,转得他已经失去了方向感,看到周围的环境,让他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他此刻应该是在一个酒店的标准间里头,这种地方太熟悉了,他与几个情人一起开房大玩特玩的时候,一般都是选择酒店的套房,像这种标间很少去住,可是现在自己却被强行塞到了这里。

窗子被用窗帘拉得紧紧的,四周紧紧地钉在墙壁上,桌子上放着一叠没有任何标识的稿子,笔也是最普通的,文具店里两块钱一支的水笔,普通得让他没有任何可以寻找痕迹的地方。

倒是可以挑开窗帘看看,但是其中的一个短发严峻小伙子正腰杆笔直地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目光警惕地看着他。

见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路国春的胆子大了起来,小心地凑了过去,低声道:“兄弟,兄弟,放我一马吧!我真的……”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