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追赶的脚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64章 追赶的脚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8:22Ctrl+D 收藏本站



女孩毫不客气的话让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么干脆就判了死刑也太草率了吧,就算是递到上头的文件,也要象征性地多看几眼,然后再打上疑问发回来吧,怎么到了她这里直接就给肯定下来了?

女孩见这位市长的脸色不好笑,将手上纤细的烟在烟缸上微微一敲,细长的烟灰落入烟缸当中,“其实很简单,你们那里一是没有竞争力,二来,是因为地理原因,这个你们谁也怪不上,谁叫你们选定的路线是地质灾害多发地段呢,堪测人员已经将情况报上去了!”

女孩的话让市长的脸色大变,地质地队不是还拖在北方城市吗?他们的报告是怎么传回来的?

看到市长的脸色,女孩微微一摇了摇头,倒是让这位市长的老脸一红,人家又不傻,自然会有自己的手段。

“那我们还来得及重新选择路段吗?只要能够从我市的范围之内穿过就行!”市长道。

女孩的手指在桌面上点动着陷入了沉思当中,市长面对这个年青得过份的女孩,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良久之后,女孩道:“不过据我所知,其中有一条很合适的路线确实可以从你市的范围之内通过,但你市没有任何停留的价值,也不就是说,就算是高铁的路线从你市穿过,也不会设立车站停站点!”

这一下子市长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手伸进了兜里,欲将那张存着好处费的卡拿出来,不管事办没办成,人家给指了条明路,所以好处费肯定是要给的,只是多少有别,如果事情可办的话,他掏的将是另一个兜里的卡,那里存下来的活动费可是以千万论计,要是高铁的事办成了,那可是几亿甚至是十几亿的短期资金流,相比之下千多万就不太显眼了。

“不过可以分设一个调度站,这个调度站只要一设立,临时停车或理维护都要在这里进行,只要你们再使把劲,将它升格成为一个车站还是不成问题的!”

市长的手微微一顿,赶紧招呼着服务员上菜,打算细细地听听这位高人的剖析。

女孩侃侃而谈,条理清析,将这件事的可行性说得一清二楚,让这位大市长都觉得这事万分可行,饭毕,恭敬地将另一张存着好处费的上卡片递上,心中暗叹着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掮客,至少不是骗子。

因为按着女孩的指点,就算是她拿钱就走并不出手,他多跑几趟,顶多再受点气,一样可以把事办成了,一想到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市长就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当个官容易吗!

女孩出了门,上了一辆奥迪A8,看着车上那耀眼的通行证,市长的心中不由得更多了几分希望。

女孩坐在车里微皱着眉头,手指按在眉心处,前面的司机道:“白小姐,我们现在去哪里?”

“你先慢慢走,我打个电话!”

女孩接通了电话,用甜得发腻的声音道:“嗨安大小姐,帮我办点事呗!”

“什么?你问我是谁?我是你最最亲爱的白云呐!”

海城,柳双双推着购物车从超市里走出来,傻大柱抱着肩膀跟在她的身边,任由柳双双拎起比较沉重的各种东西也不伸手帮忙,甚至连车门都不帮开一下。

柳双双将东西放到地上,然后拿出车钥匙准备开后备箱,这时从另一辆车后,突然窜出两条大汉,手上拿着硕大的布袋子当头就向他们二人扣了过来,随后跟来的两个汉子手上还拿着棍子准备打闷棍。

袋子还没等扣到柳双双的头上,傻大柱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让扣向他的那个汉子扑了个空,跟着另一个人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了不远处的一辆日产车上,或许是车身的问题,再加上傻大柱的力气,这个汉子半个身子都嵌到了车子里头。

收回这一脚,傻大柱扭头就向另一个拿着袋子的汉子追去,这个扑了个空的汉子都有些傻了,只觉得眼前那么一花,人就飞了出去,然后人再一闪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跟着一记重击打到了他的肚子上。

巨大的力量像是在肚子里头藏了炸药似的,要把五脏六腑全都炸成碎末,这个大汉整个身体都僵住了,甚至一动都无法动弹,气血被这一拳头都震散了。

傻大柱捏着拳头向那两个有些莫名其妙的棍子男走去,刚刚走过去,其中一个脑袋上带刺青的汉子怪叫了一声,一棍子当头打了过来,另一个人也算是反应过来了,一棍横扫抽向傻大柱的腰间。

傻大柱的手臂一抬,啪地一声,棍子打在手臂上折断,至于抽向腰间的那根棍子他根本就没做理会,由着它打到了身上,身体晃都没有晃一下,一伸手,将两个发愣的汉子揪了过来,憨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喜色,自己总算不再白吃饭了,终于来了几个坏蛋可以让自己保护柳双双了。

手上用力一捏再一撞,两人的脑门撞到了一起,砰的一声,头破血流,甚至被撞的位置颅骨都微微凹陷了下去。

柳双双微微一皱眉头,忍着不适的感觉,她曾经也陪着孙易经历过腥风血雨的,只是现在他不在身边,自己独闯总觉得有些吃力有些不适,相信慢慢就会好了。

“大柱,你下手轻点,别弄死了,把人塞到那辆车里,咱们走!”

柳双双一指不远处那辆面包车道,大柱把四个昏死过去,不知断了多少骨头的汉子向车里一塞,甚至有一个还是从日产车上抠出来的,然后开车扬长而去,等在警报中车主回来的时候,看着立柱都变形的车子欲哭无泪,下次一定要买德产车,撞不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柳双双一边开着车一边琢磨着自己什么时候竖下了这么个仇家,难道是赵恒的仇家?如果是赵恒的仇家,他们来找自己干什么。

大城市往往有最阴暗的角落,比如这处已经处于半拆迁状态下的城中村,人员基本上已经搬走了,拆得也差不多了,只是因为一些其它原因而停工,只剩下两个看守工地的老头。

看守的老头一个忙着去附近一个半掩门那里去搞廉价的爽感,而另一个则忙着在附近的小公园跟人下棋打屁,工地根本就没人看守了。

顺利地进去,面包车上的人被拽了下来,柳双双看了看,四个家伙没有一个是清醒的,傻大柱下手太重了一点。

傻大柱只是憨,有的时候还挺机灵的,见柳双双微微皱眉,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拽过那个肚子上挨了一拳,现在嘴角还在冒血的汉子,这个家伙只是胃被打出血了,根本就没什么事。

傻大柱挥手啪啪就是两记大耳光子,这种唤醒的方式比掐人中还有效,面部的三叉神经剧痛甚至比生孩子的痛苦还要再厉害几分。

剧痛让这个汉子醒了过来,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一脸惊恐地看着傻大柱还有柳双双,怎么也没有想到,十拿九稳的打闷棍竟然在翻手之间就失败了,一个小姑娘还有一个有些傻有些二的年青人,本以为是软柿子,谁知道瞬间变铁板,还是合金的那一种。

再看看周围的环境,这个道上最底层厮混的小混子明白怎么回事了,敢情是遇到更加心狠手辣的大姐头了。

“谁让你来的?”柳双双淡淡地问道。

这个汉子还处于震惊当中,一时没有回答,柳双双就微微一皱眉头,在心里头强行狠下心肠,忧柔寡断可是帮不上易哥的,自己必须要硬起心肠快步追赶才行。

想到这里,一指不远处的混凝土搅拌机道:“把他扔进去!”

傻大柱二话不说,揪着对方的短发,甚至拽起了头皮就向搅拌机那里拖,对方刚刚惨叫出来,傻大柱两拳下去,嘴唇肿得像香肠,牙齿更是掉得七七八八。

把他拖到搅拌机那里向里头狠狠一塞,转身就要去推电闸,这个汉子顾不得身上的痛楚,拼命地想要向外爬,傻大柱不乐意了,捡起一根短钢筋狠狠地一砸,把对方扒在出口处的手砸得血肉模糊。

“大姐,大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别杀我,别杀我啊,我真的错了,是豪哥叫我们来的,他说要给一位大少出口气!”

“大少?”柳双双微微地一皱眉头,在一些小城,或许副处官员家的小孩就可以称上一声什么少,但是在海城,处级小官多如狗,而真正能够称得上是某少的,至少也是某局一把手,自己在海城一向很低调,没跟这些大少接触过呀?

见柳双双还是在皱眉,这个汉子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拼命地想着,只为求得一条活命,最后灵活一闪叫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是凌少,我听说凌少在机场被一男一女打的,咽不下这口气要找回场子,就让豪哥出手了!”

“凌少?”柳双双总算是想起来了,傻大柱刚刚到海城的时候可不是把一个人打了吗,当时柳双双也没有在意。

谁成想这家伙还真找上门来了,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傻大柱,柳双双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谁想到这仇家竟然是傻大柱的。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