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3章 碎裂-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63章 碎裂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8:17Ctrl+D 收藏本站



王虎和宫颜超等人更是同样的想法,如果孙易不留在这里,他们也不会在这里多停留,残酷的政治斗争再加上外部恶劣的条件,他们都有可能成为牺牲品,谁都不是活不下去了,怎么可能拿命去搏这种事情呢。

曲小木叹了口气道:“我真的是冤啊,确实,国内方面来找我了,要重新重召我入伍……”

“不是,你等一会,重新征召你入伍?我记得当初你是被开除的吧?好像是因为你的政审不过关?”

“没错,可是现在人家告诉我没问题了,当初调查的时候查错了……查错了啊……”

曲小木说着眼圈变得通红,手上的酒瓶啪地一声被他捏碎,“如果国家遇难,需要我这名曾经的军人抛头颅洒热血,我曲小木绝无二话,可是现在这算什么,这又算什么,一句话就让我将巴而图的军队卖掉,我想不通,我也不想这么做,我没有回应他们!”

孙易摇了摇头,这已经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了,曲小木的位置太敏感了,再加上他的身份也太敏感了,敏感到与外界一接触就会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

孙易拍拍他的肩头道:“兄弟,咱们钱也赚得差不多了,以你的能力,想打仗,自己组个佣兵团,兄弟我帮你拉业务!”

艾薇儿一举手道:“国际卫生组织进入战乱地区的时候,多数都会使用佣兵做为保护的,当然穿的是维和部队的衣服,嗯,你知道,那些国家士兵的命都比较值钱,这个业务我可以帮你揽下来!”

孙易按着她的脸把她推了回去,“你添什么乱啊,我们说正事呢!”

“不了,我想回家,我老娘现在不缺钱花,可是就缺儿子在身边,天天盼着我回家娶媳妇生孩子呢,我现在回去她肯定特别高兴,哈哈,哥现在也是有亿万身家的大富翁了,什么样的女人咱不是扒拉着挑,到时候我家里娶一个,外头再养两个,时不时的再去潇洒一下打打野食,这日子想想都觉得爽!”

曲小木说着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可是在笑声当中,两行泪水滴落,军人的魂早已经刻到了他的骨子里,军人的里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在国内被清退,到了巴而图反而步步高升,让他不停地寻找着军人的价值,可是现在,却不得不真正地脱下军装,回乡做一个普通人,这种落差让他一时难以接受。

至于佣兵,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为钱做战的事情他干不出来,在巴而图,好歹他还能说服自己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可是一旦成为拿钱杀人的佣兵,曲小木就会觉得失去自我。

孙易用力地拍拍他的肩头道:“兄弟,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上火也没有用,来来来,看在你要脱下军装的份上,这份骆峰交给你了,一会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证让你忘掉忧伤!”

曲小木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也不管蓝眉正在旁边,给了孙易一拳头道,“行,这事就交给你了,我可告诉你,反正哥也要离开这里了,非要在这里留下深刻的印迹不可,老子这回要玩一龙十凤,你掏钱!”

“没问题!”孙易说着拍给他一瓶走私来的华夏茅台,曲小木对瓶就吹了起来。

一瓶酒下肚,曲小木的眼神都变得迷离了起来,嘴里头塞着一片肥嫩的烤骆峰,看着远方的夜空,突然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孙易叹了口气,一伸手揽住了他的肩膀,曲小木倔犟地挣动着,却被孙易狠狠地压住,伸展着双臂两个大男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曲小木嘴里还含着食物,却哭得挂在孙易的身上,在痛哭当中,把食物喷洒得到处都是。

看着哭得狼狈之极的曲小木,没有人嘲笑他,只觉得心里头酸酸的,只怕没有什么比把一个人的梦击碎更加残酷了。

可是曲小木又必须要走,无论出于个人还是巴而图这个国家的利益,他都必须要离开了,他不适合再停留在巴而图。

而埃米尔能够默认曲小木这个掌握着大量巴而图军事机密,其实也什么机密,无非就是军队的布署之类的,可好歹也是掌控陆军的将军,就这么放走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如果换个国家的话,只怕曲小木在第一时间就要被悄悄灭口了,哪里还会给他离开的机会。

曲小木的心里也懂,当初他被从军队开除,整个人都要废掉了,还是跟着孙易打拼了一阵子,然后一直拼到了巴而图重新穿上了军装,好歹是为了一个国家战斗,也与他此前受过的爱国教育并不冲突,这才找回了真正的梦想。

可是现在这一切又一次破碎了,这一次碎得更加彻底,曲小木就算是想恨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恨,该去恨谁,是恨那些情报员?还是恨埃米尔?情报员是为了国家利益,埃米尔也是如此,而自己只是在追逐梦想而已,似乎谁都没有错,满腔的悲伤与怒火连个发泄的地方都没有。

直到曲小木哭得几乎耗尽了力气与心力,孙易才一记手刀敲到了他的后脑处,曲小木的眼睛一翻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孙易轻叹了一口气,这么伤神没有个把月都恢复不过来,向他的嘴里塞上一颗药丹,不管有没有效果,先吃了再说。

安排人送曲小木离开,省得他醒过来以后再经历一次伤神的离别。

一行人一直到了巴而图新修建的机场,在这里一架小型客机已经准备起飞了,曲小木放在担架上抬到了飞机上,将在这里转道去迪拜然后再转飞国内,所有的手续之类的东西早已经准备好,甚至在海城那边也有赵恒帮着接应,一路把曲小木送回家为止。

看着起飞的飞机,孙易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曲小木的离开,一是因为有大国意图插手巴而图局势,二来则代表着属于埃米尔的时代真正的到来。

无论两个人的关系有多好,一旦涉及到权利,最后肯定会翻脸,孙易已经决定慢慢地将自己身边的人撤出巴而出,比如宫颜超还有拉贝德等人,可具体往哪撤还没有个头绪,总不能一起全回国吧,华夏十几亿人口,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人才,从来都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连毛太祖去逝这个国家也一样运转了。

遥远的京城,京华楼的二楼包间里头,已经摆满了各种菜式,每一种都非同寻常,京华楼这种地方,出没的多是一些地方大员,还有一些京城的掮客,真正的京城大员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这也给了地方大员们一个私底下接触的机会。

当然,这里摆上一桌没有几万块你都不好意思进来,而且还属于正常的公出之内,哪怕是中纪的下来查都查不出任何问题。

当然,钱你花得爽了,可是这事总得办,老百姓总说官衙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这三难不知让多少老百姓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们五马分尸才爽快。

可是对于这些在地方上呼风唤雨的大员们来说,在京城,他们要办点什么事也要经过这三难,别说是区区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了,就算你是省常委级的省会城市市长,到了京城地界,区区一个小处长都敢把你晾上一两个小时,而且还晾得你一点脾气都没有,想说几句好话都不知找谁说去。

这种情况自地方财政权全部收归最高部门,然后再按需下拔以后,变得更加严重了,虽说已经一再三令五申不许跑部钱进,可是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该跑还是要跑的,只不过换上一个名目罢了。

所以说这官不是谁都能当的,当到一定级别之后,已经不单单是能力的问题了,而是人脉,哪怕你的工作能力再强,可是到了级别一进京就傻眼了,换一个能力不如你的,可是人家有人脉,不管什么事,到了京城一办就成,你就要给人家让位了。

不过活人不会让尿憋死,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供给,一些京城手眼通天的人士就从事起了掮客这一行,只要有钱,便可以给你牵线搭桥,真正超牛的大掮客,甚至可以把桥一直给你搭到副国级大员跟前去。

当然,这些掮客当中有真也有假,真的大掮客非大生意不露面,而一些假的掮客也未必全是假的,人脉能力还是有一些的,有的时候误打误撞的也能办成一些事情。

今天在京华楼摆的这桌所请的掮客,怎么看都是傻的,一个才刚刚二十出头,化着淡妆的小姑娘,进了房间,先从包里摸出一包纤细的女士香烟,拒绝了旁边人要给她点火的意思,自己拿出一个纯金的老式打火机点了,然后把烟和火都扔到了桌子上,毫不客气地坐到了主位上。

女孩的这派头让这位北部而来的市长心里有些打鼓,将目光落到了京城办事处的主任身上。

胖乎乎的主任用十分肯定的眼神回视了一下,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还不等他说话,女孩就先道:“不必用这种怀疑的眼神来看我,我来之前已经打听过了,你要审批的是高铁通行,这么跟你说吧,这事,肯定是办不成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