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5章 翻脸就翻脸-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35章 翻脸就翻脸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6:1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可不惯着他们,更没有看到外国人就腿软的毛病,这些年他外国人杀得多了,自然不乎这些气势强硬的血族大佬。

孙易随便地摆了摆手道:“既然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浪费我的时间!”

孙易嘀咕着向回走,这时,那个穿着斗蓬的亚历山大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响声,一拍沙发的扶手腾身而起,身上的斗蓬瞬间就被撑得鼓鼓的,一只苍白而又枯瘦的手爪向孙易的背心抓了过来。

孙易早就防着他们呢,这个亚历山大一动手,孙易的身体就是狠狠地一崩,九图邪功运转了起来,一条手臂变成了通红的颜色,回手就是一拳重重地轰了过去,没有丝毫的留手,完全尽了全力。

孙易的拳头与亚历山大的手爪对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骨头折断了脆响,亚厉山大腾空后翻,稳稳地落到了沙发上,而孙易也在地面上滑出数米远,身体沉压,厚厚的地毯都被扯出好大一条口子。

孙易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拳头露出一丝冷笑,而亚历山大拽着自己的手指头,一根根地捋顺,他的手指断了四根,哪怕他是一个伯爵,此时也不是孙易全力出手的对手,受点伤都是轻的。

四根手指被打断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亚历山大只是将手指捏好,然后把斗蓬摘了下去,似乎此时孙易才有资格跟他说话。

一个眼窝深陷,目光阴冷,鹰勾鼻更添几分酷烈,仅从面相上看,这就不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人。

“告诉我,为什么你修习九图邪功就没有事,而奴鲁却需要用雌性激素来平衡?”

孙易的目光一凝,“他打雌性激素?”

“没错!”亚历山大点了点头。

“他的蛋蛋没有被切掉?”

“为什么要切掉?”亚历山大道。

孙易耸了耸肩道:“华夏的阴阳五行说了你们也不懂,你只要知道这种功法在修习的时候会产生内火,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所以只要把蛋蛋的丁丁一起切掉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孙易的话刚刚说完,四个黑袍人同时把目光落到了孙易的裤裆上,目光锐利得像是能穿透衣服一样,盯得孙易后背直发毛,暗骂一声这些老玻璃。

孙易下意识地护住了要害,“我当然没有切掉,我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平衡阴阳!”

“交出来!”亚历山大十分霸道地道。

孙易冷笑了一声道:“凭什么,当初莫里斯候爵与我签定契约的时候可不包括这一项,想要也可以,拿我看得上眼的东西来换!”

亚历山大冷冷地看着孙易,然后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孙易的身体也崩了起来,如同一只豹子一般,充满了攻击性。

“你该知道,我们血族的实力有多强大!”

孙易一伸手制止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亚历山大那张阴沉的面孔上怒色一闪,还了爵位比他高的,还从来没有人敢打断他的话,就算是那些位高权重的政治家也是如此。

“你们血族的实力强不强不关我的事情,我不是血族,根本就懒得管你们强大与否!难道你们的实力强大,我就需要像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逗你们开心吗?真是笑话!”

孙易说罢转身就走,根本就懒得再搭理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亚历山大,只对了一招就把骨头打断了,有什么资格在自己的面前装大拿。

身后的亚历山大阴森森地道:“或许有一点你不知道,血族不仅是父系入族,同时也是母系入族,只是这条规定只是书面的规则,还从来都没有用过!”

孙易微微一愣,冷冷地问道:“你这算什么意思?”

亚历山大冷笑了一下道:“斯嘉丽虽然已经退出了族群,可她仍然是一名血族,而她生的孩子,仍然算是血族,母亲可以因为契约而躲开血族的管理,但是她的孩子仍然在管理之内,你就是孩子的父亲?”亚历山大阴阴地看着孙易。

孙易的脸色立刻就青了,他咬着牙承受着九图邪功那让人崩溃的修习方式图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够保护自己的孩子吗。

现在亚历山大已经明言要打自己孩子的主意了,不是说那些固执的老血族都是绅士吗,有着绅士的傲慢吗,眼前这个老家伙怎么这么卑鄙?

孙易陷入了惯性思维当中,亚历山大不是安德烈,更不是莫里斯候爵,他主管的是祖血殿,当初孙易单挑祖血殿的时候就已经跟他形成了最深的敌对,简直就是用鞋底子啪啪地抽他的脸,让他在所有的同僚面前丢尽了脸,现在还能够跟孙易说话而不是直接动手,已经很克制了。

亚历山大也是血族高阶贵族中的异类,因为他主管的是祖血殿,主要应对的就是各种战斗,甚至一些国家部门的特殊战斗任务当中都有血战士的身影。

主管这样的部门,自然不可能像一般的贵族那么古板,再加上地位特殊,所以他才会拿莫里斯的契约不当一回事,钻上这么一次空子。

只是他用错了方法,如果换一个人,哪怕是一些位高权重的高官,也要考虑一下后果,然后做出适当的退步,面对血族这种老牌的,而且实力极强劲的种族,适当地退上一小步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可是他偏偏就碰上了孙易这么一头倔驴,吃软不吃硬,如果亚历山大以一副交朋友的姿态适当地柔和一些,或许孙易心里一高兴,还真就答应下来了,只是现在,打死他都不会低头。

孙易紧紧地盯着亚历山大的眼睛,目光也变得极其凶狠起来,然后十分嚣张地指着亚历山大的鼻子厉声道:“姓亚的,有能耐你就试试!”

亚历山大很想告诉他,自己不姓亚,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亚历山大的面目变得更加阴沉了,微微一侧头,向克拉克等人使了一个眼色,克拉克等人都是子爵,每个人的实力都比迪亚哥只强不弱,再加上他这个伯爵,就不信拿不下孙易。

祖血殿是要保证血族的整体利益,绅士行为是老管家的事情,与他们无缘,只要是为了血族的整体利益,祖血殿是不会在乎什么规矩的。

当克拉克他们扑上来的时候,孙易的马步一蹲,身体一沉,双腿一崩,力从地起,由腰至拳,挥拳而出,拳劲甚至发出啪啪的内息脆响起,连续三拳,一中胸口,两中小腹,三个血族子爵倒飞了回去,而孙易的衣服也被扯破,身上也多了几道伤痕,伤口处却呈出淡淡的蓝色,这些家伙的手上有毒。

亚历山大如同一只幽灵似的悄然出现在孙易的身前,曲手成爪,十指深刺向孙易的胸口处,尖利的指甲几乎半数没入到孙易的皮下肌肉当中。

孙易的身体一崩,伸手扣住了亚历山大的手腕,面目愤怒地扭曲着,亚历山大的身体一缩,身体腾起,双脚踹向孙易的小腹。

孙易的腹部一崩,硬受下了这一蹬,双臂一拽把亚历山大硬生生地拽了回来,一脑袋撞了过去,与亚历山大的脑门撞在一起,发出崩的一声脆响。

身上一阵酸软,手上也没有力气,这一撞把亚历山大撞得倒飞了出去,孙易也是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

亚历山大没有再扑上来,而是捂着额头冷眼看着孙易,刚刚那一撞把亚历山大撞得眼前发黑差点昏死过去,但是他相信,祖血殿特制的矿物毒会放翻孙易将他麻痹。

他知道孙易的抗毒性极强,迪亚哥特制的牙齿中所暗藏的剧毒都拿他没有办法,所以这次才带了更加厉害的麻痹类毒素。

孙易果然重着了,全身的皮肤已经麻了,不过这种麻持续不了多久,从心口已经正在恢复着,那么多的药丹果然没有白吃,只是面对亚历山大他们这样的高手,几分钟的麻痹时间足够他们把自己摆成十分般模样了,倒底还是有些大意了。

克拉克阴沉着脸,回身取出特制的合金镣铐向孙易走了过来,只要把他抓回去,有大把的方法可以套问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几千年的种族积累绝不容小视。

这种合金镣铐是专门为了强大的狼人和猎魔人所准备的,看着不起眼,实际上连一头大象都挣不开。

克拉克走到孙易的面前,一脸阴森地看着他,低声道:“我会让你好好尝尝我的手段,你千万不要急!”

孙易的身体颤抖着,胸口处已经恢复了知觉,可是四肢仍然无法动作,眼睁睁地看着他将镣铐向自己的手上扣了过来。

这时,套房厚重的红木大门发出吱的一声轻响,跟着大门破开一个大洞,一个蓝色的身影如同清风一般地飘了起来,森森的白芒瞬间十几次划过克拉克的身体。

蓝眉手持着两柄精薄尺长短刀,刀身雪亮,直刃短刀刀尖微挑,怪异而又充满了杀伤力。

克拉克的身体僵在原地,僵硬地扭着头想看看是谁敢向血族的血战士出手,可是这一扭头,脑袋骨碌一下就掉了下来,然后肩膀一沉,膀子掉了下来,跟着哗啦一声成了碎块散落一地,刚刚那一瞬间,克拉克被蓝眉手上薄薄的短刀切成了几十块。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