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1章 阴阳调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31章 阴阳调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54Ctrl+D 收藏本站



幸好孙易来参加拳赛的时候属于无名小辈,没多少人认识他,自然也就没多少人把赌注压在他的身上,甚至压在蓝眉身上的也不多,倒是没有惹得大部分人不满,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这么猛烈刺激的一场拳赛,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总觉得意犹未尽。

有头脑灵活的已经看到了商机,这一场黑拳赛打下来,奥门甚至是香江或是泰国那边肯定会刮起一阵黑拳风来,如果手脚快的话,或许还能分上一杯羹,更有野心琢磨着是不是从这里挖几个拳手回去,这场拳赛的拳手质量极少,单拿出任何一个来,在整个黑拳界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只是这里的拳手可不是那么好挖的,甚至还有人想要接触一下孙易,开出年薪数百万并且每场拳赛拿庄家分成的,孙易连理都没理,就算是给的再多他也没有兴趣,他的背后可是依靠着一个国家,哪怕只有一城之地的巴而图,那也是一个国家啊。

孙易想赚钱的话,只要打个招呼,埃米尔这个声望日渐高涨的小国王都会亲自给他背书,他早就对孙易这种不思进取感到不满意了,自己身为国王好像都帮不了他,甚至早早地就给他在沙特联系了一条线,只要孙易愿意,立刻就可以接手如今在国际上极为火热的石油生意。

要知道,沙特老酋长可还是欠着孙易一个天大的人情呢,最疼爱的小公主莎玛的绝症就是孙易给治好的,虽然最后公主被埃米尔划拉去了,可好歹也是肉烂在自家锅里头。

孙易一直都不乐意接手这种生意,一是他比较懒,小富既安就可以了,别的不说,仅仅是国际卫生组织还有巴而图的矿泉水生意,就让在林河镇的水厂连轴转,形成了一个集生产、运输还有售销一条龙的火爆生意。

而这青山水矿泉出口转内售,到了国内竟然还成了高档品,谁能相信一个出厂价不过几毛钱的矿泉水,换上一个经过精心设计,十分漂亮的玻璃瓶或是塑料瓶的包装,一瓶能卖到上百块甚至是几十块,简直就像是在挖金子一样。

仅这一项生意,孙易一年就能分到几千万,这还是他坚持少要股份,而且还有一部分要分给职工和对镇上进行改造,好歹他现在也是一镇之长,当上这个官总要做点事吧,所以孙易这个镇长未必是最有钱,可绝对是花钱最痛快的镇长了。

孙易总觉得钱够花就行了,以孙易现在的身家,打着滚的花都花不完,家里的女人也不是那种大手大脚的人,甚至更喜欢住在村子里头,钱再花又能花到哪里去。

那些眼红心热的灵通之辈见孙易不感兴趣,只好转而去找别人,出乎意料的是,奥维尔竟然同意了大飞哥的招揽,除了年薪五百万的固定薪水,还要求庄家分成达到五成,大飞哥只能咬着牙应了下来,对这种拳手,只能商量,谁都不敢玩硬的。

蓝眉的奖金一时半会还无法到帐,把帐号留下就可以了,赌场的信誉可不止这点钱,而且只要他们不傻,就不会吞了蓝眉这种高手的钱财,一旦把人惹怒了,有的是办法搞得他们鸡毛鸭血。

回到了酒店,孙易向床上一狠狠地一摔,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这一场拳赛他没少挨揍,也没少吐血,换成一般人早就卧床不起甚至到医院抢救去了,可是孙易只觉得神清气爽,内心的烦恼尽去,舒服得直想哼哼。

“我问过我师父了,九图邪功的内火会跟随到八十一转,你现在才练到四转吧,不知道你能不能熬得过去!”蓝眉道。

孙易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看着蓝眉道:“难道你那个无所不能的师父有什么好办法?”

“嗯,办法是有的!”蓝眉点了点头,然后脸孔变得通红,却故做镇定地转身去倒水。

孙易瞪着月色和尚道:“和尚,你不老实啊,你不是说没有办法可解吗?”

月色和尚低眉顺眼地宣了一声佛号,坚决不开口,气得孙易想给他几脚才解气。

蓝眉总算是倒水回来了,真不知道明明旁边就有成瓶的依云水,她干嘛要跑到外间去倒水。

“蓝眉呀,蓝蓝,眉眉!”孙易媚笑着凑了过来,向她不停地挑着眉毛,“说说,你说说呗,有啥好办法可以消除内火?说来听听!”

“只是……只是这个办法不太好说啊!”蓝眉低着头把玩着水杯道。

孙易立刻拍着胸脯道:“没关系,只要有办法我总要试试的,相信我,可以的!”

蓝眉又看了孙易一眼,那眼神让他的心里直发毛,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其实很简单的,只要简单的内息运行!”

“就这个啊,不过九图邪功的内息运行方式是固定的,要怎么改?”孙易问道,完全把她当成了大师,根本就不再理会月色和尚了,月色和尚微微地叹了口气,然后盘坐在地毯上念起了经,来了个耳不听心不烦。

“我说的不是这个啦,要配合的,九图邪功本来就是至阳的一种邪功,单独修炼这种邪功会造成独阳不长,所以才会内火升腾,你没发现奥维尔就没有事吗,倒是那个奴鲁有些问题!”

“这个我看出来了!”孙易点了点头。

“因为奥维尔是全部切掉了,而奴鲁,只切了蛋,所以还会有很大的影响的!”蓝眉说着小脸都变得红扑扑的。

孙易的脸都青了,哆嗦着嘴唇指着蓝眉道:“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主意?让我像奥维尔那样全都切掉?”

“啊?不不不,不是的,我只是说一下他们之间的区别,你是不用的,有一种方法可以阴阳调和的!”

孙易的眉毛一挑,“你是说,男人跟女人?”

“嗯,是的!”蓝眉说着,脸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红得像一块红布似的。

孙易立刻嘿嘿地笑了起来,还瞄了月色和尚一眼道:“这个和尚太不老实了,我就不信他不知道这种方法!”

“人家月色是得道高僧,怎么可能说出这种方法来呢!”

月色微微地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解释,孙易倒不生他的气,人家是来帮自己忙的,而且能够把九图邪功在自己的威逼下拿出来已经不算了,自己总不能要求三年保修就是了。

“那你不能教教我,我回去以后……”

“你回去以后教给别的女人?”蓝眉的声音似乎瞬间冷得能冻出冰茬来,不过孙易再看的时候,仍然是笑魇如花,好像刚刚听到的是错觉一样。

“你就算是学回去也没有用的,你跟谁一块练?”

“呃……”孙易一滞,好像自己的女人并没有懂武功的,要重炼内息,除非像他一样,强行使用九图邪功,那种罪他可舍不得让自己身边的女人去承受。

蓝眉接着低声道:“而且,修炼这种调和内息的方法,女方必须是第一次,精元不散才行的,否则的话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的!”

“还有这个说法!”在孙易看来,那就是一层膜的事情,跟精元什么的散不散好像关系并不大吧,男的还有精满则自溢那一说呢,只是当年孙易那阵子那东西不好使,根本就没有溢不溢的事情,这也是他永远的痛,幸好现在骄傲回来了。

倒是月色和尚的眉毛微微一抖,然后淡淡地瞄了蓝眉一眼,最后还是闭嘴不吭声了,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没说不能不保持沉默。

蓝眉很确定地点了点头,孙易立刻就变得尴尬了起来,看看蓝眉,干巴巴地笑了起来,自从他身边的女人因为他而接连受到伤害以后,特别是斯嘉丽带着身孕回来,梦岚和罗丹那幽怨的眼神还有无度的索求,都让孙易心里很不是滋味,女人多了,有的时候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那是内心最深处的愧疚感。

蓝眉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她最大的勇气了,只是定定地看着孙易。

孙易有些慌乱地咳了两声掩示着自己的尴尬,又捏了捏鼻子,再挠了挠脑袋,甚至还求救似地看了看月色和尚,可惜月色和尚打定了主意要置身事外了,闭着眼睛只是念经。

气得孙易一枕头砸到了他的大光头上,“不念经你会死啊!”

“不会,但是会失去对佛的虔诚!”月色和尚老老实实地答道,碰到这么一个又臭又硬,偏偏还顿悟之后的僧人,孙易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不,你打个电话回去请示一下?”蓝眉试探地道。

孙易哈哈地干笑了两声,然后拍拍蓝眉的肩头道,“我倒是不用请示,只是,最后会误了你的青春,只会伤了你!”

蓝眉轻哼了一声,然后冷冷地看了孙易一点,淡淡地道:“这个年头谁误谁啊,那么多打胎打到习惯流产的女人还不是一样有男人抢着要,也没见谁孤独终老,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内息运行图还有注意事项都在这里了,看看吧,或许对你有用!”

蓝眉说完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