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0章 都熟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30章 都熟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5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就向蒙面大汉走去,蒙面大汉的身体一弓,像一只野兽似的将要择人而噬。

“你别动!”孙易伸手指着他喝道,蒙面大汉也是微微一愣,果真就不动了。

孙易没有任何防御地走到了他的面前,一伸手就摸到了他的胯间,这个动作顿时让台下一片哗然,这倒底是怎么个情况?难不成两个男人要在这拳台上公然搞基?

孙易把手一收,指着蒙面大汉道:“果然是你!”

“是我!”蒙面大汉叹了口气,摘下了头上的面罩,一张帅气的绅士面孔,还有些许阴柔般的感觉,正是留在巴而图养伤修习九图邪功,立志要完成他梦想的奥维尔。

台下的看客人已经傻了,好半天才发出一阵阵的哗然声,倒不是惊讶,而是一种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感觉,这年头发生什么都不觉得奇怪,哪怕是在华夏,搞基这种事情也处于半公开状态下。

不知是哪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家伙喊了一嗓子亲一个,然后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还有几个女人挥着手不停地尖叫着,喊着在一起。

在一起你玛啊在一起,你怎么就不跟他在一起,帅有个毛用,家伙都被自己一刀切掉了!

孙易狠狠地向台下瞪了一眼,顿时引起一些女性的不满,从外表上来看,狼人奥维尔确实很有勾女的资本,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要气质还有气质,现在还展现出非常人般的实力,让女人特有安全感,难怪那些女人会这么疯狂地又喊又叫的。

孙易向奥维尔扬了扬下巴道:“你怎么个意思?接着打?”

“不打!”奥维尔十分干脆地摇了摇头,“埃米尔小国王请我来给捧个场而已,碰到你就算是走到头了!”

“听你这意思,好像还挺不服啊!”孙易捏着拳头道。

奥维尔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指蓝衣女子道:“我觉得,她对你的兴趣更大一些!”

孙易一扭头,发现原本已经像是木头人的蓝衣女子已经清醒了过来,正用清澈透亮的目光在看着他,见孙易与她对视了一下,眼晴一眯微微地弯起,像是月牙一样。

孙易牙疼似地抽了口冷气,他还真不乐意跟女人对决,向奥维尔道:“你上,先把她打败,然后我自然就冠军了!”

奥维尔立刻摇头,快步退到了边角处跟麻勇等人站到了一起,“我认输,我不打了!”

孙易忍不住骂了一声,这时,蓝衣女子已经再一次冲了过来,孙易不得不迎了上去,这就是跟女人对决的坏处了,你打赢了并不光荣,打输了还怪丢人的,所以孙易就想把这个机会交给奥维尔,可惜奥维尔坚决不肯上当,直接就认输了。

他这一认输,台下那些女人可不干了,纷纷骂着孙易卑鄙无耻,可这个时候孙易已经没有功夫再去跟他们打嘴炮了,因为蓝衣女已经冲了过来,一掌就向他的下巴托了过来。

孙易横臂就压了下去,可是她的另一只手却诡异地从他们掌臂相交的地方探了过来,一掌就印到了孙易的胸口处,让孙易的胸口忍不住一闷,蹬蹬连退了好几步。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上下地打量着蓝衣女,这会内火尽消,也让她可以更好地观察这个蓝衣蒙面女,越看越是眼熟,再加上刚刚她击中自己那一招更加熟,不正是蓝眉最擅长的一种手法叶底藏花吗?

“你是……”

蓝衣蒙面女的眼神一阴,也不给孙易说话的机会,脚下轻轻一点,再一次滑了过来,拳如凤眼,向孙易的肩窝处打了过来,孙易抖肩微退,双臂向前一推,可是蓝眉的另一只手诡异地出现在孙易的小腹处,一拳打在小腹上,让孙易抱着小腹连退了好几步,俯着身子揉动着,手指头不停地向蓝衣女点动着。

蓝衣女发出一声闷喝,身体一旋,一脚就向孙易的腰侧扫了过来,孙易的身体一崩,突然向前一冲,蓝衣女的大腿砸到孙易的腰侧,跟着眼神一凝,暗叫一声不好,手掌如穿云箭一般地刺向孙易的腹股沟,仍然是诡异而又轻灵的叶底藏花。

“你藏起还没完了!”孙易轻喝了一声,这叶底藏花的功夫极为精妙,孙易并没有专门地学习过传统武学,用罗老爷子的话来讲,就是他本身天赋惊人,学习过多的武学只会乱了心智,迷了眼睛,还不如任其发展。

所以比拼起招法来,十个孙易也挡不住这奇异的叶底藏花的功夫,所以干脆就来个不反击,任你打在身上,只要稍稍一顿,孙易就有了机会。

只是被蓝衣女一记掌刀刺在腹股沟处,内息一冲,差点把股骨头打碎了,而且这种淋巴聚集的地方击打起来出奇的疼,而且都属于要害位置,要么就是痛感极强,比如脖子,比如腋下,再比如腹股沟。

孙易咬牙受了这一击,一伸臂就向蓝衣女抱去,蓝衣女的身子一缩,像是变成了婴儿一样闪过这一抱,但是孙易的反应极为灵敏,手臂一沉扣住了蓝衣女的肩头。

蓝衣女的肩头一抖,从孙易的手上滑了出去,只是人滑出去,衣服还留在孙易的手上,两人一个闪躲一个狠拽,滋的一声,衣服被扯破,露出雪白的肩头,隐隐还可以见到藕荷色的罩罩。

台下顿时哨声响起一片,狼叫声此起彼伏,一些男人还在大喊着扒了她,扒了她,甚至还挥着钞票在悬赏。

孙易看着女子隐隐露出的圆润下巴,再加上叶底藏花那精妙的招数,已经认出她就是蓝眉,只是没有想到她的实力怎么突飞猛进得这么快,如果真是拼死相搏的话,自己还真未必是她的对手,特别是她在破开玄关,境界再有提升的这个关口。

再在被台下那些色狼一吼,孙易顿时就怒了,冲到了铁笼子边上指着下面大骂道:“谁特么喊的,有种再喊一遍!”

还真有不信邪的,一个看起来颇有江湖大江风范的赌徒挥着厚厚的一撂票子大叫道:“扒光了她,这些钱就是你的,不就是为了钱吗,老子多的是!”

说完,还向四周呼喝叫好的人不停地拱着手,一脸的得意洋洋。

“尼玛!”孙易怒骂了一声,一脚踹在铁笼子上,由瓶盖那么粗的钢棍焊成的笼子咚的一声闷响向外凸起,孙易的手一伸,拽住了相邻的两根,手臂上的肌肉瞬间崩起老高,铁棍在众人惊讶甚至是惊恐的目光当中被拽得嘎吱做响,不停地变形着。

孙易两次发力就拽出一个足可容一人通行的缺口来,赌场的保安快步跑了过来,手上还拎着哔剥做响的电棍,孙易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他们,吓得几名彪悍的保安硬是不敢上前来,只是职责所在,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磨蹭着,同时高声大叫道:“你若是下台,就算弃权了!”

“老子不稀罕,就要弄死那个王八蛋!”孙易说着一脚踹了出去,咣的一声将铁棍踹得更加弯曲,缺口更大了,而那个刚刚还得意洋洋的大哥这会脸都白了,这些黑拳台上的高手有多凶悍他可是亲眼所见,现在就冲着自己来,他再能砍再能杀也挡不住哇。

大哥眼中闪动的惊恐的神色,不时地向那些保安那里瞄,同时脚下不丁不八,随时准备逃命,面子再值钱,也没有命值钱啊。

就在孙易要跳出来的时候,奥维尔和蓝眉一起跳过去抱住了他,将他拖了回来,蓝眉一把拽下面罩,秀发散落在孙易的脸上,痒痒的,香香的,让孙易的火气总算是小了一些。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冲动,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动嘴了,有能耐让他亲自来扒我衣服,看我能不能让他玛还认得出来他!”

蓝眉的话声音一点都不小,让那个江湖大哥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张了好几次嘴也没敢把话说出来,如果现在再较上劲的话,只怕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两说呢。

孙易冷哼了一声,总算是不再要往台下冲了,虽然他并没有跟蓝眉那样这样的,但是男人的独占性使得别人哪怕只是嘴头上占点便宜心里也非常不爽,这种情况自修习九图邪功以后变得更加严重了。

现在裁判有些头疼了,奥维尔弃权了,孙易和蓝眉可是谁都没有弃权呢,看样子他们两个似乎还认识,甚至十分熟悉,关系也非常不错,这个时候他们可能打不下去了,难道要商量出一个冠军来。

正当裁判十分头疼的时候,孙易十分主动地走到了那片投降区里头,如果是别人,孙易当然不会这么大方地退让,是蓝眉的话就没有压力了,而且,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内火全消,虽然只是暂时的,可也证明了以暴力来宣泄内火的途径是可取的。

蓝眉也不客气,得了冠军可是还有不少奖金呢,只是赵恒是一脸的无奈,她可没少在孙易的身上压钱,还压的是冠军,结果孙易这么一退,把她就给晾了起来,这钱肯定是赔惨了。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