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6章 混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26章 混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32Ctrl+D 收藏本站



韦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轻地一摆手,把那些劝解之言都挡了回去,他不需要这种劝解,只是面目变得更加阴沉了,偶尔安琪扫视过来的目光,让他更加难受。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安琪这种二流家族家的大小姐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自己的事情上横插一杠子,而且做完了之后还坐在自己的附近,甚至还敢与他目光相对。

安琪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来,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一旦她们想演,就会立记得演什么像什么,把心理抓得非常到位。

黑拳赛没有回合制,只有在台上一打到底,所以淘汰的速度非常快,而参加黑拳赛的大部分都是高手,有几个想要混水摸鱼的,一上台就因为实力相距太大直接被KO,甚至直接丢掉了性命。

基本上这种黑拳赛,平均五六分钟就打完了,高手过招,有的时候只要那么几招就足够了,剩下的时间都是把人按住生生地打死或是打残,像孙易与麻勇那样打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情况非常少见。

正是因为淘汰的速度快,两天的时间,已经被淘汰了大半,所有人都已经进入了第二轮,先打一场复活赛,凑够捉对厮杀的人手,就可以进入最后的几轮决赛了。

中间休息的时间太短了,甚至没有养伤的时间,全靠真本事一打到底,第三天这一场才是最残酷,最激烈也是最考验本事的一场比赛。

最先开始的复活赛, 复活赛选出来的人员直接进入下一轮,中间不休息,这样一来复活赛的人员可就吃亏了,不过既然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吃点亏也是正常的。

参加复活赛的一共有四个人,并没有像孙易所想像的那样捉对淘汰,而是所有人进入同一个拳台,在混战之后,最后还能站起来的胜出。

孙易看到了麻勇,还有些奇怪,这家伙不是说已经不再参赛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这三个参加复活赛的成员当中,一个是来自棒子国的跆拳道高手崔刀腿,一个是来自巴西的战舞高手,最后一个就是麻勇了。

看到那个穿着白色道服的崔道刀,孙易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的印象当中,跆拳道是那种小孩或是学生才会练的一种强身健体的玩意,全靠腿部功夫,而且抬腿就踢向头部,利用腿部更长的优势来取胜,或是踢个木板参加个表演什么的。

奥运会也有跆拳道的比赛,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这不许踢那不许打的,竞技还可以,参加这种黑拳,难怪会被在前两轮淘汰下来参加复活赛。

当看到崔刀腿凶悍的腿部远程攻击,孙易才发现自己错得有些离谱了,这个崔刀腿显然并不是那种道馆里头只顾好看或是教科书式的腿法,而是真正的高手,一腿踢出去,夹着剧烈的风声,快而凶狠,直奔战舞高手的头部而去。

一般这种高踢腿攻击力强,可是因为攻击的距离远,所用的时间自然也长,很容易被人抓住破绽,然后一举反击回去。

但是这个催刀腿却不一样,高踢的时候破绽肯定是有,可是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无法应过来,只用了两腿,就将那名战舞高手逼到了一角处。

当崔刀腿想对麻勇动手的时候,却发现麻勇一个滑步,身体再一侧,游鱼一样的闪到了另一边,离他们远远的,明显是想在鹬蚌相争中自己得利,这也属于一种战术,毕竟胜出的话还要再打一场,能少动手就少动手。

崔刀腿没有再追击,因为战舞高手已经从之前的连番打击当中回过神来,巴西战舞本来就是结合了柔术,格斗术等而形成的一种艺术与武术之间的奇妙产物,但是真正的高手却可以将它的攻击发挥到最大。

战舞灵活而有力,带有大量的空翻,侧翻等动作,对个人的体力要求极高,而这个瘦瘦的,皮肤微黑的巴西人将战舞发挥得淋漓尽致,极具的欣赏性,让那些看客们叫好连连。

崔刀腿一连几个侧踢,跟着又是一个二踢脚凶悍地攻击了过去,战舞高手发出一声怪啸,啪啪啪,几个空翻倒翻结合到一起,双臂再一架,架住了崔刀腿最后一记踢腿,身体半蹲向后滑去,顺利地脱身,微伏在地,双臂一横再一架就要发动反击了。

只是崔刀腿看他的眼神怪怪的,此时战舞高手正背对着麻勇,麻勇一上台就开溜,悄无声息的很没有存在感,而这战舞高手又被崔刀腿连绵不绝的攻击压着打,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崔刀腿的身上,全然忘了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麻勇,直到台下的看客呼喊中才反应过来。

只是面对麻勇这种高手,一个失神,想要再搬回来可就不容易了,后颈一疼,劲骨脆响移位,麻勇只用了一记简单的手刀就入翻了这名战舞高手。

看到麻勇偷袭得手,台下支持战舞高手的看客人发出一阵阵的嘘声,甚至将手上的水瓶之类的杂物向麻勇扔过去。

麻勇连眼角都没有抬一下,如果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的话也不用参加什么拳赛了,只是紧紧地盯着崔刀腿,那些观众不过就是聒噪的猴子,这个崔刀腿才是难缠的老虎。

麻勇的脚下一勾,已经昏死过去的战舞高手被他用了个巧劲踢到了拳台的边角处,省得碍了他们的事。

麻勇的双手一前一后,一高一低,身体微沉,崔刀腿那张棒子特有的方形大脸上尽是严峻的神色,他看过麻勇跟孙易的那一场比试,知道这个小伙子不简单,脚下一滑抢起了主动攻击。

一脚向麻勇踢一的时候,麻勇的手掌一沉,掌心微红,一掌就拍到了他踢来的脚踝处将这一脚挡了回去,崔刀腿的脚在地上一点,再度飞起一脚向他的头部踢了过来。

麻勇一个弓身缩颈,如同乌龟遇袭一盘,不好看却极为实用,手掌一探,在他甩过的腿侧又推了一把,以太极劲加了一把力。

崔刀腿的身体狠狠地向一侧一闪,借着腰力旋动了一圈,一肘就向身后打了过来,而麻勇已经弓身贴身,一肩头顶在了他的腰处,一个八极熊靠,将崔刀腿顶得飞了起来。

人在空中的崔刀腿暗叫一声不好,扭腰旋腿,一个二踢腿就甩了出来,反应能力和临敌应变能力强,这个世界上从没有什么真正的高明武学,只有真正高明的武学天才,这个崔刀腿就是如此,将跆拳道中所有的攻击特点都在最合适的时候用出来。

麻勇一个铁板桥,身体弯折了过去,闪过这两腿的时候,一拳打了出去,没能打中要害,却打中了崔刀腿的左臀,寸劲与绵劲一先一后地打了出去。

崔刀腿落地之后身体就是一闪,再想抬腿的时候明显身体一滞,麻勇的这种劲力也只有孙易那种变态正面挨上一下子,吐口血还在叫爽,崔刀腿挨了麻勇这一击,整个左臀都已经完全麻木了,更要命的是这种麻木一直延伸到了左腿直至脚尖。

崔刀腿的脸色变了,在这种凶险的黑拳台上,一条腿失去了灵活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很有可能直接被格杀在拳台上。

幸好,他的主办人,老板也是一个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崔刀腿的情况,赶紧挥动起了白毛巾,崔刀腿是棒子国难得的跆拳道实战高手,千万不能折损在这里。

看到白毛巾挥起,还有裁判打出比赛结束的手势,崔刀腿也长长地出了口气,在这种顶级赛事当中,能够撑过第二轮已经很不错了。

在规则当中,一旦对方投降,将不得再次攻击,这种由几位大豪客一起主办的比赛,规矩不容任何人挑衅,麻勇也不是凶杀之辈,他参加拳赛全是为了妹妹,只要妹妹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医治环境,他很乐意遵守规则。

台下的安琪不着痕迹地挑了一下嘴角,麻勇不出她的意料出线了,她请来的那种泰拳高手也出线了,不出意外的话,这样就多了一个双保险。

比赛全部暂停,四拳台上的铁笼子在临时吊机下被升了起来,然后用叉车挑起四个拳台,将四个拳台合并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台子,跟着一个更大的铁笼子落下,将这个足有近百多平方的大拳台罩在其中,几个门被打开了,六个拳手从六个方向进入。

这种混战中谁都捡不到便宜,大家来自不同的势力,谁跟谁都无法联手,场面顿时混乱得厉害。

孙易也没有想到最后的决赛竟然会是这种形式,但是心里头却更加爽快了,他连修练了两天,内火再一次升腾了起来,只有这种战斗才爽快。

孙易眯着眼睛看了看离自己最近的麻勇,麻勇微微地摇了摇头,孙易也不想先跟这个滑溜如鱼的家伙当对手,再看看另一侧的泰拳手,这个泰拳手正用凶狠的目光看着他,孙易的眼睛一亮,就你了。

孙易还没等动手呢,就觉得后背处针刺般的感觉,一扭头,只见一个蓝衣蒙面的女子正在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有些眼熟,只是内火升腾,心浮气躁,一时半会还想不起来。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